【行业要闻】经营书店,是情怀也是商业

作者:蒋晞亮 2020年06月09日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编者按:开书店不是一个赚钱的生意,但只有情怀,书店也活不下去。多年来,书店经营者持续不断地探索新的商业和服务模式,努力通过为读者提供更有价值的阅读服务,提升书店的经营水平。

读书似乎是很多人热衷的话题,但如何经营一家书店,却从来不是一个大多数人关心的事情,互联网兴起后,书店的生死好像成了部分媒体关注的角度,实体书店在图书电商大打折扣战的惨烈现状下,面临难以为继的尴尬局面。

实体书店在黯淡的环境下绝地重生

2011年是网络时代以来书店业较为黯淡的一年,那年春天,因为感受到实体书店艰难经营的压力,我专程跑了全国七八个省的几十家民营书店,跟书店店主们面对面沟通,听听这些早期书店经营者面对互联网冲击的应对之策。两个月下来,我感觉书店从业者大多情绪低落而悲观,在之后的几个月里,业内知名的风入松书店、光合作用连锁书店相继关门歇业,接着有更多的书店倒下了。那些勉力支撑的书店在经营不断萎缩、房租不断上涨的压力下,苦苦思索着生存之道、脱困之法。

但同时,最近几年再次风起云涌的书店开业大潮却也始于2011年。当下亚洲名声响亮的新一代书店,日本茑屋书店和国内的方所书店都在2011年年底以“新文化生活方式”的概念,分别在东京(代官山店)和广州(太古里)开出了自己的第一家店。之后的几年,当新零售模式被广泛提及时,大家才蓦然发现,以重颜值的装修设计为突破,以图书和各种生活业态的组合为链接,为读者提供城市阅读和文化生活体验的新一代书店,正是发端于最艰难的2011年。

书店找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了吗?

这几年,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新开书店的热潮,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书店品牌出现,20世纪90年代出现过类似的局面,现在各城市地标性的学术书店大多是那个年代设立的,而这次的开店潮似乎更壮观。老牌的民营书店加速开店,最激进的书店在3年里开设了超过250家分店,资本也开始关注这个领域,各地政府对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和补助资金为这股风潮又添了一把火……但问题是,实体书店真的找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了吗?

说书店已经走出困境,肯定为时尚早,至少从目前新业态书店的经营数据看,还有很长的路要探索,但我确信,传统意义上的书店已经没有多少生存下去的可能性了,其实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绝大多数传统的实体店铺,在互联网更加便捷的选购体验和更便宜的价格压力下,已经丧失了商业本源——“消费者不得不去现场购买的理由”,从而面临着被动转型的考验。书店因为最先受到网络冲击的影响,被迫做出改变,也是颇耐人寻味的结果。

未来书店应该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好

开书店从来都不是赚大钱的商业形态,书店经营者基本是一群对书痴迷的、有情怀的人,只是无论多么有情怀的事情,都得保证活下去,只有好好地活下去,这份情怀才能体现出最终的价值。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必须改变书店运营的思维逻辑,必须有让读者重新走进书店的吸引力,并且愿意为此付费,这样的书店才更有价值。

很多人都说,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书店的城市是什么样子。这种发自内心的文化需求,可能也是未来书店能够长期存在的理由。人们摆脱了物质的短缺后,文化需求必然成为下一个勃发的刚需,而书店也许恰好是文化需求最佳的承载产品。只是,书店的形态可能未必是文化人理想中的那个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了。我觉得,只要是以阅读为主导的店面,都是书店。

过去的几年,我一直在想象未来书店的样子,我看到书店经营者持续不断地探索新的商业和服务模式,努力通过为读者提供更有价值的阅读和服务,提升书店的经营水平。我相信未来书店应该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好。

(本文为《书见·第二季:30位持灯者书店之约》序)

(本文编辑:张雅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