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要闻】学术出版的三个价值维度

作者:方立松 2022年06月22日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编者按:随着我国科研实力的迅速提升,学术出版已成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三大体系”的重要平台。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简称“苏美社”)总编辑方立松认为,学术出版主要包括国际视野、现代意识和创新价值三个维度。

学术是一个国家文化的基石。学术强则文化强,学术强国的核心在于思想的先进性、成果的前沿性与创新的引领性。做学术出版,并非是为谋生,而是如同选择了一条艰难漫长的登山之路,肩负着学术强国乃至文化强国的事业担当。做好学术出版需具备三个价值维度:国际视野、现代意识、创新价值。

学术出版的国际视野

信息时代,世界早已成为一个整体,文化交流与文明互鉴乃大势所趋。新时代,中国学术出版应当“走出去”,传播中国优秀文化成果,展现当代中国学术成就,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以全球眼光与国际视野做好中国学术出版,以开放的姿态汲取人类一切最新的学术思想与研究成果,构建从中国出发的全球学术出版体系。

艺术出版是小众的,而学术出版位居其核心地位。应把艺术出版牢牢扎根于学术土壤中,做有根的学术出版。多年来,苏美社把学术出版作为艺术出版的重要方向,把引进国外经典艺术理论著作作为艺术学术出版的起点,力图以国际化视野建设中国艺术学术出版重镇,形成了两大较有影响力的学术板块:“凤凰文库·艺术理论研究系列”“凤凰文库·设计理论研究系列”。通过引译国外艺术批评与设计理论最新的研究成果,为中国艺术学的发展提供思想养分和智慧支持。

学术出版的现代意识

学术出版的现代意识就是以当代人的视角,观照学术自身新阶段发展问题,回答国家经济、文化、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发挥学术出版服务功能,从当代国家与社会出发去研究学术需求,立足本土,服务国家与学术。

近年来,苏美社以文化传承与积累为己任,耕耘传统艺术出版,一方面对传统中国美术的出版不局限于简单解读,而是赋以现代价值,重新解读传统经典,旨在弘扬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在传统艺术出版上形成了多个学术产品线。如,在书法理论领域方面,推出《书法有法》《中国书法批评史》《中国书法风格史》等;在传统中国画论研究方面,推出《中国历代画论大观》《扬州八怪研究大系》等,石窟艺术研究方面有《飞天艺术》《莫高窟史话》《云冈石窟分类全集》等;在传统手工艺方面,则推出《好物有匠心——影响世界文明的中华匠人》《考工格物书系》等。全方位打造学术出版矩阵,助力传统艺术的当代复兴。

另一方面,瞄准近现代中国艺术,阐释当代中国艺术的国家需要,以满足人民群众对艺术的美好愿望,经世致用,咨政育人,把学术出版与主题出版、“中国好书”、“十四五”国家重点出版规划相结合,体现国家意志,服务国家工作大局。如《大国重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年新美术运动》《为人民画像》《脱贫故事绘》《中国共产党百年图像志研究》等主题图书,从专业学术角度深刻阐述主题的内在逻辑。

学术出版的创新价值

学术出版仅有国际视野与现代意识是不够的,还要在此基础上坚持学术创新。要拒绝平庸低劣,打造原创精品,要建立高品质的学术标准,要有较深感知力、较高判断力和较强鉴别力。

学术创新有多种,有新思想、新观点、新理念方面的创新,也有新方法、新思维方面的创新等,这些创新体现在专业的前沿性、学科的权威性、思想的领先性和方法的先进性等,如阐述系统设计观念的《中国工业设计断想》,以人类学新视角研究当代中国艺术新生态的《当代艺术人类学研究丛书》,填补学科专业发展研究空白的《20世纪中国工艺美术史》和引进国外设计方法、结合本土提出中国式全新设计方法的《创新设计思维与方法研究丛书》,这些选题因较高的学术水准和创新性,获得国家出版基金支持并入选“十四五”国家重点出版规划项目,代表了苏美社学术出版的不懈追求。

学术出版是小众的,不如大众出版广谱性高,学术出版自身也面临大众化转向。因此,学术出版不能只是学术专著,更应致力于学术大众化、学术普及性。借助新媒体力量,建立学术研究与出版相统一的评价标准,推进和提升学术出版成果的转化应用和社会服务水平,构建更有效的学术出版话语体系。

*本文作者为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总编辑

(本文编辑:周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