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双向直接投资与经济增长的互动研究

引进和利用外商投资

有利于通过竞争效应、联系效应和模仿效应等技术溢出效应推动生产力增长。


发展对外投资

有利于通过资源寻求效应、市场寻求效应、效率寻求效应、战略资产寻求效应等逆向技术溢出效应提升经济发展质量。

新书上架,限时抢购中!

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策划而成。


本著作是广东省哲学社科学科共建项目(项目名称:‘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背景下的异质性知识主体合作创新机理与政策研究;项目编号:GD18XGL05)的研究成果。


本著作由佛山科学技术学院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专项资金、广东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创新与经济转型升级研究中心”资助。

PART ONE




作者简介





靳娜,女,生于1981年,山西晋城人。


2011年重庆大学技术经济及管理专业博士毕业;

2012年进入佛山科学技术学院任教,长期从事技术创新、外商投资等方面研究,同时是广东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创新与经济转型升级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主持佛山市社科规划课题3个,参与多个省部级课题。


在《研究与发展管理》《南开经济研究》《软科学》等期刊发表论文多篇。


THE BUSINESS

PART TWO




前  言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开放型经济发展,提出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并做出了共建“一带一路”、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等一系列重大部署,投资环境不断优化,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都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


THE BUSINESS


中国外资引入发展迅猛,从改革开放零的突破开始,到20世纪90年代初,跨国公司开始在中国进行较大规模的投资,截至2018年底,中国外商直接投资(FDI)企业累计达95万家,实际利用外资累计超过2.1万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引进和利用外商投资,有利于通过竞争效应、关联效应和模仿效应等技术溢出效应推动生产力增长。


改革开放前,中国基本没有对外直接投资。改革开放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对外直接投资额从1982年的0.4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298.3亿美元,年均增长25.2%。发展对外投资,有利于通过资源寻求效应、市场寻求效应、效率寻求效应、战略资产寻求效应等逆向技术溢出效应提升经济发展质量。


由此可知,双向投资是实现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

 

围绕经济增长要求,通过研究不断完善利用双向投资,有序发展双向投资,更好地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经济增长 


双向投资 



本书内容共分三部分十章,从双向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互动关系进行研究,分析双向投资如何促进经济增长。

第一部分由第一章至第四章组成,分析FDI与经济增长的互动关系。第一章介绍FDI在中国的发展阶段和发展特点,第二章构建多参数外商投资内生增长模型,分析FDI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第三章从国家层面、行业层面、企业层面系统分析影响FDI技术溢出效应的因素,第四章从FDI横向溢出和纵向溢出出发,探讨FDI技术溢出渠道。

财务指标,也覆盖流量、活跃用户数等业务指标。

第二部分由第五章至第八章组成,分析OFDI与经济增长的互动关系。第五章介绍OFDI在中国的发展阶段和发展特点,第六章从中国对外投资动机、中国对外投资战略角度出发,分析OFDI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第七章和第八章以“一带一路”倡议为背景,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位选择的影响因素和“一带一路”OFDI技术溢出效应。

第三部分由第九章和第十章组成,分析双向投资与经济增长的互动关系。第九章分析中国与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双向直接投资的发展机制,第十章以双向投资推动产业结构升级,进而以促进经济增长为实现路径,分析中国双向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并提出促进双向投资经济效应发挥的政策建议。


PART THREE




内文节选





FDI在中国的发展现状分析


伴随着 197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的颁布,中国外 资引入发展迅猛。从改革开放零的突破开始,到 20 世纪 90 年代初,跨国公司 开始在中国进行较大规模的投资,1992 年中国成为吸收 FDI 最多的发展中国家。 进入 21 世纪,经济全球化潮流高速扩张之际,中国加入 WTO,迎来了跨国投资 的高峰,2003 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此后一直保 持在世界前几名的位置上。截至 2018 年底中国累计设立外商投资企业 960725 家,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 21492 亿美元,如图 1.1 所示。


 · 图1.1 1979—2018年中国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额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


FDI的来源地分布


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来源极不平衡,从洲际分布来看,如图1.2所示,2018年中国外资主要来源地是亚洲,其占比接近于八成,亚洲成为对华投资的主导力量。其他各洲中,欧洲对华投资位居第二,占比为8.29%。非洲在华直接投资占比最低,不到1%。



 ·图1.2 2018年中国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地分布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9


 · 表1.1 2016—2018年对华投资前十位国家/地区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2019


如表1.1所示,从中国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具体的来源国家看,2018年中国FDI的主要来源地是中国香港,其次是新加坡、维尔京群岛、韩国、开曼群岛、日本、德国、美国、英国和百慕大,前十位国家/地区的对华直接投资占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的91.42%。2016—2018年外商直接投资前十位国家/地区中,中国香港、新加坡、维尔京群岛、韩国、开曼群岛、日本、德国、美国等8个国家/地区的外商投资一直稳居前十,说明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国/地区较为稳定。


香港由于其特殊的国际化背景和独特的区位优势,丰富的国际资本往往通过其转向中国大陆,香港对华投资一直保持了稳定的增长速度。台湾由于其特殊的历史原因,对华直接投资发展较为缓慢,而且波动较大。日本对华直接投资还处于一个缓慢发展的阶段,而且伴随着亚洲地区经济的稳定增长,以及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深入,日本对华投资开始迅速增加。但是由于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国家政治因素的影响,日本和美国在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占比波动较大。


更多故事请关注

《双向直接投资与经济增长的互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