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原寨




YUANZHAI

>>>


《原寨》是一本乡愁之书,

更是一本心灵栖息之书......

作者是在为乡村著史,

给乡愁作证,

为故园甘做一个“固执”的守望者。


 · 花田全景


这是一次不可改变的文明更迭,中国正在从小农耕作的村庄居住时代向现代的城市文明迈进。改革开放拉开了这场声势浩大的人口迁徙和居住环境彻底改变的序幕。



我们有幸见证了这场人口大迁徙。


村民们为了生活得更好,他们从交通不便的聚居村庄逐渐涌向沿海发达城市,向周边县城和交通方便的公路沿线聚集;尽最大努力改变恶劣的生存环境,尽最大努力重视教育,让子女走出偏僻的村庄。于是曾经炊烟袅袅的村庄,逐渐变得宁静或荒凉起来。


我们是从这些美丽的村庄走出来的,我们的先辈曾经在大山中生息繁衍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今天我们怀着难舍的乡愁,走近这些老屋,有一种莫名的感伤,仿佛听见村庄在向我们述说那些过往的日子。甚至当我们抚摸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会产生浓浓的依恋。曾经玩耍过的坝子,藏过猫猫的角落,晚上睡过的婚床,那些木门转动的声响,那些石磨旋转的音乐,那些牛羊亲昵的声音,那些打铁的声音,那些狗狗摇动尾巴的影子都还历历在目,我是忘不了的,不知你怎么样?于是我拿起相机,走进它、拍摄它、记录它,让我们自己或我们的儿孙知道我们从哪里来,曾经在大山里有过怎样的岁月,于是有了这些村寨的原始影像。


这些影像主要采集于武陵山腹地重庆酉阳,这里主要聚居着土家族和苗族,这些少数民族形成了本民族独特的文化,建筑风格以群居的吊脚楼为主。本画册中所有图片皆为土家族和苗族原始的瓦房民居,并有他们的生活场景、民宿用具。


《原寨》有作者的一往情深,有作者的深刻忧思,有作者的文学格局,有作者的艺术造诣。与一个没有读过《原寨》的人相比,一个读过的人更难对乡村之美、乡村之殇、乡村之前景“无动于衷”。

黄德权

重庆·担子峡

4568次赞

今天带你看看担子峡。


这是一个不错的村庄,有与这村庄和谐的田园、青山、溪流、峡谷。


这个村庄的名字来源于村庄后面的三座小山,中间一座峰峦耸出,左右两边的山略低一些,从对面看去,神似一位壮力挑起一个晃悠悠的担子。村庄前面有一条银链般的溪流,顺了峡谷一直纵深向遥远的云雾之中远去。


担子峡在彭水县棣棠乡境内,离县城就五十多公里。但由于山岭阻隔,交通不便,村庄七十多栋木结构的苗寨建筑基本没有被破坏。在封闭的农耕时代,这里的人口最多时达七百多人。房子周围和峡谷两岸有成片的竹林,沟谷里有很多先民们生产草纸的遗址。


村庄对面的山坡上横着一条蜿蜒的水渠,那是几十年前国家修的发电工程。站在水渠上,就能看见村庄的全貌。也能看见村庄旁边满坡的坟茔。有的已经几百年了,和村庄的历史一样的久远。


树小微 : 看得我好想去啊!

黄德权@树小微

几年前,政府已将村庄成功地申报为国家传统保护村落,并投入了相应的资金对村落进行了维修和保护。热情好客的村民们都盼望他们的村庄早一天成为乡村旅游胜地,可以来体验一下当地风情哦~


黄德权

重庆·花田

5255次赞


第一次去花田,缘于还在读大学的女孩何密告诉我:“那些来照相的都是要去这山上的,我给你带路吧。”那是多年前的九月,花田正稻谷飘香,满眼金黄。我在悬崖边打开相机,我的镜头开始了它的花田之旅。


村庄其实还是那个村庄。不同的是今日在村庄里的小溪边多了个转不停的水车。主人们把旧的瓦房收拾得很干净,连我曾经拍摄过的旧簑衣、烂盆盆、篾碗篼、黑得发亮的木筷子篼都不见了。我在他们的屋子里到处翻找,主人说:“哪个还用那些东西哟,脏死个人。”


村里小小的广场边,还贴着村里举办春节联欢晚会的大幅广告。从春节至今,已有些时日,“名星”们的脸,虽然笑意依旧,但画面已经淡了颜色。一旁的水车边,来玩耍的人自拍着,看着有趣的溪流,嘴里可能想说什么。


汤小里:上次去的时候下大雨,好多都拍不了,雨停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哭。。。

王庆梅:好贴近生活啊,我记得他们的腊肉很好吃!

黄德权@王庆梅

不错,何家的腊肉非常美味,那肉殷红的,丝丝有序。我的天!味道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最美味的腊肉,咸得恰到好处,香得沁人心脾。


黄德权

重庆·铧匠沟

7856次赞


在一处吊脚楼上看见一口红红的崭新的箱子,它与这人去楼空的破败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是满满的一箱布鞋。我立即联想起了这个村庄可能发生的爱情故事。


这一定是一位女孩临嫁前准备的随嫁礼物。因为我知道,在我们这一带的农村,女孩出嫁前是要做很多布鞋的。出嫁到了婆家,和相关的亲人见面时,就是用布鞋作为见面礼。但这箱布鞋留在这里,显然告诉我,这是一桩将成而未成的婚姻。我不敢猜想后来的事情,也不知道女孩去了哪里。然而就是这箱布鞋,让我对村庄有了几许温馨和亲密的感觉。


当我拍摄完这些布鞋的各种摆法之后,走进了另外一栋吊脚楼。主人早已离去,可灶屋里还有五六罐泡着咸菜的罐子。我打开了其中一罐的盖子,沁人心脾的菜香扑面而来,可是这破败的房屋让我顿生一阵酸楚。

树小微:你失恋了吗?触景伤情......

黄德权@树小微

怎么哪都有你。。。


 · 作者:黄德权


作者黄德权是土家族,重庆彭水人,1966年9月生。


酉阳县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酉阳报社原总编辑。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重庆摄影家协会会员、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酉阳作家协会会员、酉阳书法家协会会员。酉阳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酉阳楹联协会副主席。


作品散见于《中国摄影报》《中国楹联报》《中华词赋》《重庆文学》《中国作家网》《四川日报》《重庆日报》《重庆晨报》《诗歌报》“新华网”“人民网”等。并有多件摄影作品在全国摄影大赛中获奖。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 《原寨》实拍图


《原寨》注重语言的诗性、意境的创造,给读者带来良多回味和想象。作者娴熟地运用情景交融的抒情写意手法,来表达对古村落的感触与思索。例如《葫芦湾》就是一篇带有浓郁诗性的散文。每一个句话,都是一句诗,且看:“雨天过后的葫芦湾,忙碌的只有空中的白云,这边山坡堆积,那边岭上飞走,棉花似的。”一个充满闲情逸致的意境,呼之欲出。


又如《洞子坨》:“他的妻子就在灶屋忙去忙来给我煮早饭,这光景,他家的瓦缝就开始升腾出青色的炊烟,马上要挡了黑瓦后面火红的枫叶,幸好这时太阳果断地出来了。光线透过火红的枫叶,从山沿上透射过来,一束一束地,像皱纹的缎面,又像一张尚未展开的宣纸,水墨画似的。”作者用诗性的语言状物绘景,浓浓的画意奔泻于意象之中,创设出令人陶醉的意境,氤氲着一股迷人的抒情气息。


这样的语言怎能不让人久久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