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资讯】围城门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围城门》。


本书已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围城门》→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01

 作者简介 


笔名:田品

原名:白汝平


1980年生于山东,现居于广州。


喜欢哲学,善于用哲学的、理工式的思维,以畅想式的视角深入思考问题,在人的挫折、磨难、生死之间发现了一种利于人成长的“个人救赎主义”,即不管人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中,均应秉承“活在热忱、欣赏自我”的信念,于是创作了多种世界观碰撞的《围城门》。


《围城门》狭义上来看是一部完整、深刻的“个人救赎主义”小说;广义上来看是人精神硬朗格局的拓展,是人内心世界的一种进化与绽放。


内容简介


一天深夜,我做了个梦。


梦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城,城墙是古老的护城墙,高而不可逾越。高高护城墙的围城中有一片金黄色的麦田,麦田边有许多驻足的人,从驻足人的眼神及表情能够看出他们都在垂涎着这片金黄色的麦田,之所以垂涎是因为每个人都想获取更多的麦子,但麦田里的麦子就那么多。于是在获取麦子的过程中,得到麦子多的是一副模样,得到麦子少的是一副模样,没有得到麦子的人是另一幅模样。人们也逐渐由客气变成争讼,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人们演绎出不同的人生,展现着不同的精神状态。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之时,金黄色的麦田突然变成一头会说话的雄狮。雄狮友好地与我聊着天,雄狮说道:他见证了一批又一批人对麦子的态度,慢慢地也洞悉了人的内心世界。与雄狮交流的过程中,我感受到雄狮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发人深省的观点:精神和文化是一个人硬朗的精神品质!


于是,我想将他的观点记录下来。


雄狮笑着答应了,并给我起了个名字——田品,随即消失了。


于是,我拿起笔和纸写下了这个故事,我确信:精神和文化的时代已经到来!


当《围城门》写完时,我想将这个故事讲给雄狮听,但不知雄狮去了哪里!我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街上行走的人群,突然醍醐灌顶:雄狮没有消失,雄狮就是实际生活中的人们,他就是在品味生活的“田品”。



02

序 言


【人,生而有情。情断断续续、缠缠绵绵,像山中的迷雾一样将人笼罩。


行走在其中的人,只能在现实的关系中努力保持自身的情绪平衡来存活。】


《围城门》让真实的情感像潮水一样向书中的主人翁涌来,每个人都在潮起潮落中寻找着自己的情感归宿。他们的个性是鲜活的,情感的纠葛是突出的。有时活得明白,有时走入了死胡同,有时浑浑噩噩,最终都活得不三不四。


人生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即使将人生固化为一种模式,我想这个模式也要被另一种模式打破。


在空闲时间,看看这本书,你会发现这里面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而影子无时无刻不在追随着阳光下的自己。



03

内容节选


家珍边给木青云倒茶,边聊天。

 

木青云道:“总想着要去改变别人的人,为什么不先改变自己?连自己都改变不了,又凭什么去改变别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人,自己都不完美,为什么要苛求别人完美?如果可以接受别人的不完美,那就不需要改变别人。”

 

家珍又道:“爱情真的就是始于心动终于柴米油盐酱醋茶吗?又或许是因为没有爱存在了所以才相互嫌弃。反正我听这么久,你就是一直在说问题,却没想过去解决问题,日子不过了?还有好几十年呢,端个架子总膈应人,你觉得受益人是自己?其实两败俱伤,谁都不好过。既然过习惯了,又不改变,也不缓和,那就不要抱怨,该!”

 

木青云道:“吐槽是一种最好的心理良药,倾诉能解心灵之冰。我始终相信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改变不了的。要是能改变,每个人不都成了爱因斯坦、牛顿?”

 

家珍道:“你不能接受就去改变,要么改变别人,要么改变自己;不改变,又不接受,那么,活得那么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你们在家吵架会当着孩子的面吗?”

 

木青云道:“不会当着孩子面吵架。而且我从来没主动跟她吵过,除非她唠叨得我实在忍不了了才会吵一通,一会就好了。我没有动过手,也没有发过太大的火,只是感觉她太无理取闹,怪憋人。我始终认为一切的事情都是自己心里有气,疏导不出来,所以才会那样地咆哮的。”

 

家珍道:“我发泄会直接打火麒麟的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有时候情绪上来了忍也忍不住,沟通无效后我就想打人。”木青云道:“我从没打过人耳光,感觉太伤人自尊了,沟通无效就放弃吧。有些电影片有虐待的情节,我不理解那种是什么样的想法,但是确实存在一群人会是暴力狂,只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话说回来,动了手后你后悔吗?”

 

家珍道:“后悔,所以我轻易不依靠火麒麟,只要自己能解决的事情

就自己解决。但是,他太不像话了,有时候不是不会做,是不愿意去做。就像送花这样的事情,宁愿送给他的前女友,也不送给我。说明他心里没有我。我也不在乎了。反正我从大山里出来了,有个人过日子就可以了,期望没那么高。”

 

木青云道:“你希望他给你送花啊?”

 

家珍道:“这花怎么就不能送一下?一朵也好啊。不送花,送点别的也行啊。”

 

木青云道:“你很在乎他是不是重视你。你会在公共场合指责火麒麟吗?你华悦蓉姐就总不分场合指责我。”

 

家珍道:“我不会。下次华悦蓉姐在公众场合指责你的时候,你就跟她说:你在我心中那么的完美,我不想外人看着觉得你不完美,你还是回家再骂我吧。你平时是怎么处理的呢?”

 

木青云道:“心情不好,就抄经书。但那是修于形而非修于心,最终还是不管用。”

 

家珍道:“你试试用温柔感化她,有时候要学会发现他人身上的优点,我想吵架的时候我就会想对方的优点然后气就会消很多,无论什么关系,这招真的很管用。你可以让对方知道你的底线。你当初干嘛的啊?现在才发现。”

 

木青云道:“当初因为刚失恋,就随便了。”

 

家珍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木青云道:“我只是吐槽一下,就像空杯理论一样,倒空了,心里就像明镜一样。和你这么一交流,我好像进行了灵魂洗礼,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家珍道:“难道日子就一定要在相互吐槽中度过吗?太痛苦了吧。这样吐槽……我倒不觉得华悦蓉姐问题很大,而您问题似乎不少,您一边抱怨她,一边又不想做出改变。维系一个家庭不容易,如果对方偏执,作为一个男人说度量大也好说维护家庭也罢,总归要做出点牺牲,她不改那就我们自己改,不然真的要让家散了吗?婚姻里责任大过于一切。青云哥您要有个积极的态度才行,总是这样觉得憋屈也不行啊。”

 

 

木青云喝了口茶后道:“醍醐灌顶啊!”

 

家珍道:“还醍醐灌顶?你自己一点没吸收到我们今天说话的精髓。我现在算是明白华悦蓉姐为何如此偏执了。你这样,晚上做顿饭示好,做完后将厨房打扫干净。”

 

木青云道:“我每次做了,她就说不好吃。”

 

家珍思索了一会儿道:“有个事情我不好开口说,你们是不是那点东西不和谐?”

 

木青云心里明白家珍的话,于是坦率地承认了。

 

家珍道:“既然说开了,我就直说了,你满足她了吗?”

 

木青云说:“我还好。都是一家人了,又不是红颜知己,哪里那么多兴趣?能凑合就凑合吧。”

 

家珍说:“我想既然你这么烦,你可以有个红颜知己。”

 

此时,木青云看着眼前的家珍,花裙上是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她有些消瘦,而她的眼神里又有了一些游离的风情。他内心意识到了些什么。当他们四目相对时,木青云不敢看家珍的眼睛,他看到家珍眼里有种欲望的火,而自己心中的干柴经不起这样火苗的灼烧。

 

过了一会儿,木青云道:“麒麟好吗?”

 

家珍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茶水道:“他忙得不知道这个家里还有我。”“怎么了?”

 

“他旧情复发,总跟她的初恋女友联系,现在对我都是不理不问,我只能强装欢喜,你今天跟我说这么多,我才说出来这个秘密。”

 

此时,木青云看着婀娜多姿的家珍,不知不觉地两人像一团火燃烧了起来……


木青云与家珍的翻云覆雨是畅快淋漓的,如同旱地里下了一场及时雨,那种欢愉的感觉在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上跳跃。

 

家珍将被子盖在脸上叹道:“我们怎么这样了?”内心有点自责,也有点悔意,感觉不应该发生这样的行为。

 

木青云道:“是啊,不可思议!”

 

“以后不联系了!”家珍有点自责道。“你走吧!”家珍蒙着被子道。木青云看到家珍心里不好受,就说:“行,我先走了,你好好的。”

 

在回去的路上,木青云一直在想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他看见家珍突然就有了一种充满生命力的感觉,这种力量在把持着他,好像那时的他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了。

 

而此时,一种苦恼和懊恼涌上心头,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的事情是内心与行为的真实反应,别自责!”木青云安慰自己道。

 

他边走边看着海江水缓缓流淌,自己的思维也在慢慢深入:“为什么两个人在彼此面前成了感官的动物,相互感受相互拥抱相互拥吻就让两个人感觉那么美好,为什么?”。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过了几天,木青云内心仿佛有一张网,淡淡地将自己与家珍丝连起来,一种情愫在心头萦绕。

 

忙碌了一中午,坐在办公室里,繁忙的心又静了下来。海洲的雨轻轻柔柔地夹杂着一些美丽的心情,落在了广阔无垠的大地表面。隔空看雨,木青云仿佛看到了家珍,感受到了家珍与众不同的气息,感觉雨是美丽与祝福的载体。此时,他好像有太多话想向她诉说,但是又不知怎样去表达。他压抑不住自己热烈汹涌的情感,就给家珍发了信息:“好吗?”

 

家珍回复道:“想你,你想我吗?”

 

木青云道:“嗯,想得花儿都谢了。”

 

家珍道:“我也是。”

 

此时,木青云感受到了一种美好。这种美好的东西像绚丽的梦,五彩斑斓,让人异常欢乐。

 

于是,木青云和家珍聊了起来,开了很多玩笑话,他们聊得很开心,那种惬意像清晨的微风轻轻地吹着江边的树叶,树叶摇曳出了美丽的舞姿。就这样,他们有好多的精力放在彼此的身上。他能感到她在思念他,她也在感觉他在思念她,一种相互依存的情感在彼此的内心滋长。聊了很久,家珍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像什么?”

 

木青云思索了很久没有答话。

 

家珍道:“你对男女之间的友谊如何看?”

 

木青云道:“如果世界上有美妙的东西的话,那一定是情感的流动,这种流动可以跨越时空,达到彼此的心灵深处。这种美好的情感,不是能够轻易体会到的,而一旦体会到就会有一种内心的喜悦,感受到生命的热忱,欢喜且有活力,男女之间最好的友谊莫过于此吧。”

 

家珍道:“情感分很多种,亲情、爱情、友情,但是能深入走到内心处的,一定是一种热情而有活力的东西,而能走到久远的一定有友谊涉及在其中,你说是吧?”

 

木青云道:“友谊应该是彼此心灵相通才产生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挺美好,能被对方感知到,也能给予对方力量,那种感觉像美丽的玫瑰花在清晨有生机地绽放,散发出芳香。”

 

家珍道:“说直白点行吗?你对友谊有什么样的看法?”

 

木青云道:“友谊如同一座桥梁,靠一种自发而出的共鸣连接,你在桥的这端,她在桥的那端,如同两个人心中间有一条线,你动她也动。你希望她那端岁月静好,如一方美丽的荷花静静绽放,又如桂花十里飘香;她希望你在这端,生活岁月如歌,每个清晨和夜晚都有你动人的歌唱,就这样在岁月的桥的两端感受情感的共鸣。”


更多故事

请关注《围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