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要闻】2021全国馆配商联盟春季线上图采会将于3月15日开幕

作者:商务君 2021年03月09日 来源:出版商务网

因“疫”制宜,云端相约,2021全国馆配商联盟春季图采会将于3月15~19日采取“线上订购”模式举行。本届图采会由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指导,全国馆配商联盟、北京人天书店有限公司承办,全国馆配商联盟副理事长单位协办,北京畅想之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去年,全国馆配商联盟春季图采会采取线上模式举办,成为行业首创。今年,图采会依旧顺应互联网时代发展潮流,以科技重塑馆配,再续书业变革之路。

本届图采会本着服务出版单位、图书馆和广大读者,为读者提供更多更好的精品图书的宗旨,搭建“开放、公平、服务、特色”交易平台,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500多家出版社、2000多家图书馆、资料室、书店参会,20多万种新书上线,更有专家论坛、出版社直播、抽奖、领红包等线上互动,高度模拟历届现场图书订货会形式。

主会场效果图~.jpg

主会场效果图

本届图采会组织录制三场专家学术论坛,邀请来自图书馆界、出版界的多位学者、大咖,分别围绕《图书馆智能化建设的发展趋势》、《优化出版品种结构对图书市场的影响》、《哥伦布克—基于图书的知识发现》等馆配热点话题展开讨论,节目采取录播形式于线上交易会开幕当天播出,以期对馆配行业建设有所启发。

图书馆智能化建设发展趋势

疫情防控常态化对整个图书馆行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主要表现为智能化产品和设备增多,线上资源的建设进度加快。在图书馆所面临的这种机遇和挑战的背景下,我们邀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于静,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熊丽等三位图书馆界代表,以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张君成,围绕“图书馆智能化建设的发展趋势”的主题展开探讨。

微信图片_20210223084406~.jpg

Q1: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图书馆工作内容(包括阅读推广工作)和工作方式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

疫情确实给图书馆工作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和压力,但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和发展方向。

从阅读推广方面来讲,我觉得重要变化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借助于互联网技术和新的平台、工具,将活动开展的渠道由线下转到了线上。另一方面是图书馆活动的形式和内容更加丰富多样。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jpg

祝小静

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于静:

关于阅读推广工作,我觉得从推广内容来看有几个新的特点,这一特点将持续突显或可成为阅读推广服务的趋势。

第一,在疫情的影响下,电子资源尤其是电子书成为阅读推广的主流。第二,阅读疗法理论在抗疫、疗愈相关导读活动中得到更广泛的推广和应用。第三,各高校对教材教参资源进行了密集式的推广,为线上教学和服务提供了保障。

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于静~.jpg

于静

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熊丽:

疫情使阅读推广工作的形式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更多的是线下的活动,现在改成了线上,但对活动的主题和内容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另外,一些智能化的设备为我们提供了很多便利,使我们能够用多种方式对阅读推广工作进行统计分析,改进工作模式。还有一个特点是社交平台和数字资源的使用量大大增加。

综上,我认为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大众产生了不好的影响,但另一方面也促进了图书馆工作的深化。

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熊丽~.jpg

熊丽

Q2:在整个智能化建设当中,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但内容也是不可或缺的。在内容和技术两者相互融合的背景下,各位是如何理解图书馆智能化发展的这一趋势的?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

智能化对图书馆的资源和服务工作而言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和实践价值。通过智能化和智慧化设备与技术的应用,使读者获取资源和服务的方式更加丰富、畅通,使馆员服务读者的形式更具有主动性和个性化,使读者与图书馆之间的互动和交流更便捷,使图书馆对资源的采集、整理、加工、揭示到应用这一流程的操作方式更加多样。

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于静:

以阅读推广工作为例,图书馆的智能化为这项服务提供了很大的机遇,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智能化为阅读推广工作的数据分析提供了技术支撑。通过对大数据的科学分析,更加了解读者的阅读偏好和兴趣,更加精准地把握用户的需求,进行智能化推荐,并可对阅读推广效果进行分析。

第二,智能化使读者与图书馆之间的互动性和关联性更强。未来,在智能化的图书馆中,用户可以通过阅读推广平台进行互动、下载、交流甚至分享资源等各种操作,与图书馆之间建立起更紧密的关联。

第三,有利于科学决策和发展规划,提升阅读推广工作的服务效率和精准度。

第四,可以提升阅读推广的效果,比如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对古籍等特殊资源进行展示,效果是很直观、生动。

第五,结合资源建设工作来说,智能化如果应用到我们今天正在举办的图采会,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方式,可以针对每个学校不同的特点来推出相关的书目,可以根据学生的阅读偏好来推送相关的阅读文献,从而最终实现云借购、云采购、云荐购、云展示、云阅读于一体的智能化平台。

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熊丽:

技术是为内容服务的,图书馆的智能化除了使读者可以对纸质资源的使用更加便利,还应该实现纸质资源和数字资源的无缝衔接,这是它的基础。另外在每个图书馆,都应该有一个嵌入的交互式的界面,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实现智能推送和互动等操作。智能化的最终目的是使服务和工作更加简单化,来吸引读者能够更多的、更便捷地利用图书馆。

Q3:智能化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有哪些?

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于静:

目前许多智能化系统相互独立,关联性不够强,无法做到数据的集成和统一。比如,图书馆内各系统之间的关联,图书馆与学校教务系统和科研管理系统之间的关联还都比较薄弱。因此,我们还要继续深挖,打好数据基础,打造更加互通互联的服务体系,推动图书馆智能化建设向前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

首先,智能化是辅助于知识服务的,应该为知识服务做支撑。我们需要把技术与内容,技术与专业服务之间的辩证关系梳理得更清楚一些。

其次,智能化产生了很多个系统终端,这些系统之间应该怎么配合,从而把人、资源、空间这三个要素更好地融合在一起,使图书馆的服务提升到一个层面?在这方面,我觉得是需要我们好好思考并解决的问题。

Q4:如何利用好智能化技术来深层次的服务于图书馆工作?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

利用智能化的平台了解读者的行为和需求,使读者数据细致化,可以更好的为服务做支撑。智能化最终要实现的是为用户提供解决问题的一些方式,借助智能化技术和手段,使图书馆知识服务往更加深层次迈进。

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熊丽:

要善于利用用户画像等读者的信息数据和学校资源建设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为资源建设、阅读推广以及其他工作提供比较精准的支撑,进而改善和优化服务,深入推进图书馆建设与发展。

Q5:在智能化背景下,应该如何平衡纸本和电子资源的采购量,从而使图书馆建设更好的做下去?

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于静:

一是通过数据分析,了解现有的馆藏建设情况,走纸本馆藏精品化建设路线。建议馆配商发挥更深化的作用,根据各个高校不同学科的建设特点提供精选书目,图书馆再进行重点采购。

二是是重视特色资源建设。在特色文献的收集、整理、采购的过程当中,馆配商更应发挥作用,帮图书馆收集市场上符合各个高校特色的文献收藏。

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熊丽:

通过大数据分析对精品图书进行划分,区分哪些是纸本必备的,哪些是可以用数字资源来替代的?在这样的划分标准下,我们现在整个资源的品种并没有减少,只是一部分换成了电子资源的方式。目前,读者对纸质书的需求量还是依旧存在的,尤其在文科院校中这种情况更加突出。因此我认为电子书还没有发展到可以完全代替纸质书的程度,而是应该融合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祝小静:

大家一直在讲纸电协同发展,我想协同发展有很多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每个学校要根据自己的特点、特色、读者、学科等来制定文献采购的方案,在这方面,我认为可以发动联盟的力量,共享各个学校的特色建设成果,这是一个良性的发展方向。

从长远来看,图书馆的资源建设不能只局限于自身的角色,还要考虑到上游出版社的发展动态,适应新的出版机制的同时,把资源采选做到更好。我们希望把双一流学科创新平台建设作为突破点,将学科资源与服务结合起来。

 “图书馆智能化建设的发展趋势”主题论坛~.jpg

哥伦布克——基于图书的知识发现

数据爆炸的时代,大量数据的存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不少困扰。这个困扰的重点就是我们如何筛选出一个工具,它的使用方式,对图书馆行业来说非常重要。

在此基础上,人天书店研发的基于图书的知识发现系统——哥伦布克,帮助图书馆从海量图书资源中发现所需信息,通过知识发现平台知识关联,辅助图书馆资源精确采购,并发现学术热点和发展趋势,为学科、读者提供精准搜索和智能推送。

2021全国馆配商联盟春季图采会开幕前夕,我们荣幸邀请到了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窦天芳,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张丹东,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刘恩涛,以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张君成,围绕“哥伦布克—基于图书的知识发现”主题展开探讨,以期对行业建设有所启发,帮助行业加以分析利用。

 电子书论坛~.jpg

Q1:结合发展实践,如何理解当下的图书馆知识发现系统?

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刘恩涛:

目前的知识发现系统还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平台。它是在现有的搜索引擎数据挖掘、大数据分析基础上进一步的演变而成的知识发现系统。对于图书馆来说,这个系统主要是服务于教学与科研以及学术研究。那么就需要它对科研和教学有非常重要的辅助功能。在资源搜索的基础上,更具有智慧性,从而对我们整个的科研工作和读者服务方面带来更多的便利。

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刘恩涛~.jpg

刘恩涛

Q2:如何理解元数据在整个资源或者知识发现系统当中的作用?

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窦天芳:

目前单纯就元数据来讲,有几个趋势:

一是元数据资源的收集更加细致和广泛。另一个趋势是多个数据供应商,或者说上游多个出版商会遵从同一类领域的规范,使得我们整个行业可以做更多稳定的产品,从而实现数据的共享。

但在这个大背景下,图书馆怎么能够可持续的与上游出版商,或者周边的内容提供商进行元数据的交换和关联,还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窦天芳~.jpg

窦天芳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张丹东:

作为资源的采购方来说,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在知识发现系统方面用的还是比较顺畅。但还有两点主要的问题:一是提供的数据太多,许多数据信息对于读者的意义不是很大。二是搜索结果特别偏向某一类,对于读者来说,得到的结果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细分后的结果。所以知识发现系统目前还需要在搜索结果的个性化、细致化方面有待提高。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张丹东~.jpg

张丹东

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刘恩涛:

一个好的元数据的利用方式是在发现系统当中能够比较精准、比较齐全的集成,这样才能做到精准发现,然后再支持关联分析等等。这样做出来的分析也是比较符合读者的需求。这在方面,我觉现在很多的知识发现系统都还没有完全实现,究其原因可能主要还是元数据没有达到统一。这就需要行业提供一个标准,另外还有配合度,看大家愿不愿意共享数据。还需要咱们知识发现的开发商下大力气,将包括图书馆自身长期积累的学术资源进行融合,这样的话元数据仓库一定会有好的搜索结果,发现质量都很高。

另外,我认为在知识发现系统以外,还要配合一些实践的活动,一些交流或者社区,将线上知识发现和线下交流活动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学习社区,达到一个更加活泼的生态系统,这样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体系。

Q3:如何构建一个更加符合图书馆需求的发现系统?

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窦天芳:

一要有知识体系,但知识体系的建立与既有发现工具的结合,是需要方方面面努力的事情。我们今天已经发展到智能时代,或者叫数据驱动的时代,是不是有一些新的想法或者是突破性的理念和技术能够解决我们传统供应商的一些困惑,也是值得期待的。

目前我们观察到的这样的知识发现系统,他会有个性化或者是精细化,包括把用户使用的数据和系统的技术发展系统叠加的一些现象存在。但是内容数据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处理?可能需要很多方面的研究,包括理念机制和技术方面的研究。我想这也应该是我们图书馆行业和我们的学术研究共同努力。

Q4:在下一步发展中,我们如何将上游和下游进行融合,使知识发现系统能够更好的为我们读者图书馆服务?

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刘恩涛:

从上游来讲,知识发现系统的供应商应当紧密结合当下最新的理论和技术,并应用在系统中。

从图书馆角度来讲,需要加强文献体系建设,为知识发现系统提供更加可信度更高的、学术价值更高的数据。

Q5:在图书馆资源建设过程中,对知识服务建设方面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张丹东:

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是认证体系的建立,就是说我们要记录读者的行为数据,来给读者打一些标签,进而提供个性化的推荐。第二个是我们要对资源与读者数据之间的联系关系去做一个梳理,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根据读者的标签和他们的行为判断他未来的搜索方向。

我觉得未来更多的工作可能在于联合高校图书馆的力量一起组织调查和沟通,需要整个行业包括读者个人参与进来,才能够完成知识发现系统的完善和建设工作。

Q6:在将来的时候,是否有一个规划,让我们整个知识服务体系建设在本馆的应用上应用的更好?

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窦天芳:

我们认为知识服务是我们图书馆的一个基本功,还是要把它做好,但是做好它目前来说还是有难度的,是需要推广馆员的能力进行提升,也需要整个上下游行业的共同努力。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张丹东:

我觉得未来更多的工作可能在于联合高校图书馆的力量一起组织调查和沟通,需要整个行业包括读者个人参与进来,才能够完成知识发现系统的完善和建设工作。

北京科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刘恩涛:

我觉得未来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推动数据的共享、开放。第二个是提升馆员对读者的了解,进而能提出我们的需求。第三是知识发现系统的开发商们要充分地应用最新的、最前沿的或者一些比较成熟的知识发现和数据挖掘理论,把它应用到实际的系统建设当中,集合用户、图书馆、开发人员、数据供应商整体的力量,一起推动知识发现系统的进一步发展。

“哥伦布克—基于图书的知识发现”主题论坛~.jpg

总结: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图书馆为读者服务的中心主旨是不变的。知识发现系统的出现,给我们带来的重要变化就是服务质量上的提升,但做好提升的同时,需要整个行业上下游共同参与进来,共同制定知识发现系统的标准,共享元数据。

(本文编辑:贾雪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