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共益理论构建与经济改革策论

“共益”作为一种价值取向,能够引导和规制人的思想和行为“利己利人”,从而建立起一套优越于(充满“你死我活”斗争、充斥“损人利己”行径的)“丛林法则”的经济社会新秩序,服务于全人类全世界的整体生存权和发展权。


序 言

SHUSHANGWEI


































▲树上微出版实物拍摄

盗图必究

出 版

哈尔滨出版社

设 计

树上微出版

书 号

ISBN 978-7-5484-5934-7


理论和实践的发展不会“到此为止”,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不会“就此停滞”。人之所以优越于其他生物,主要在于人应当且能够建立起一套优越于(充满“你死我活”斗争、充斥“损人利己”行径的)“丛林法则”,可以引导和规制“人的思想”和“人的行为”“利己利人”的经济社会新秩序。


为了生存和发展,“趋利避害”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由于“利的中性”(“利益”本身没有天然的必然的好坏之分),“人的本性”引导和规制下的思想决策和行动选择,既可能是利己利人(甚至损己利人),也可能是损人利己(甚至损人损己)。世界各国民众的“人性”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没有伟大和渺小之分。经济社会发展的“增长力”,以及同时伴随的“破坏力”,根本上均源于人“趋利避害”的本性。


人对自我的本性放纵和理性迷失,或加剧了“人的本性”的扭曲,或违背了“人的本性”的需求,其结果往往会是“损人利己”或“损人损己”。宣扬并推崇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在相当程度上激发了个体主观能动性,它在成为经济社会发展内在驱动力的同时,无可避免地会产生个体私利与其他个体、群体、社会整体利益之间的冲突。当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上升为经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念时,个体私利及其意志容易演化为“大多数人的私欲”,无可避免地会产生部分群体、国家私利与其他群体、国家,乃至全球整体利益之间的冲突。与此同时,将“利益最大化”片面地理解为“物质利益最大化”,强调“金钱至上”等,造成了“人的思想”和“人的行为”被误导和侵蚀。当难以调和的利益矛盾累积到一定程度时,经济社会就无可避免地会出现两极分化、金融危机、局势动荡、生态破坏等,深陷利益“不平衡—相对平衡—不平衡”的周期性冲突。


▲树上微出版实物拍摄

盗图必究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共益”概念的提出,不是要否定或禁止私利,而是要综合运用制度设计、要素配置等方式方法,引导和规制“人性”行驶在“利己利人”的正确轨道上。共益理论强调利益(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共同构成的“合利”)的产生、分配、交换和消耗等过程,应当在“统一意志”和“统一规范”(能够代表全人类全世界中大多数的现在未来的共同利益的意志和秩序)的基础上,实现共担共享,和谐共处。生产资料本身由谁实际占有,不是最为根本和关键的问题。生产资料产生的利益能否为大家“共益”,才是最为根本的问题;生产资料的使用能否产生“优(在适合匹配的基础上,众中选好,好中选优)配(相适合相匹配)”的利益,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共益理论追求“经济社会整体合利最(较)大化、市场主体合利适度化”,它所积极主张和力争构建的经济社会秩序,绝不是为了少数个体、群体、国家的利益,而是为了有利于全人类全世界的整体生存权和发展权。


“共益”既不会天然形成,也不会必然达成,其实现需要基于(利益的来源必须正当,利益的使用必须正当,利益的归属必须正当,群利大于个利、群权大于个权等)一系列思想上和行为上的原则准则的引导和规制。市场调节和政府干预,各自存在利弊,都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唯一手段。共益理论要求在“等利交换”的基础上,坚持“用两只手办事,用两条腿走路”,使得市场调节和政府干预“协同”配置资源,调和“竞争”和“垄断”,使“利出一孔”,对经济社会的发展形成“共振”式促进,服务和推动经济社会实现“多快好省”地发展,实现“跨层跨级”式发展。


共益社会维护并保障各类利益主体“利的地位”“平等性”等。民众凡是愿意劳而所得的,政府就给予公共服务等协助;民众凡是期望不劳而获的,政府就舍弃公共服务等支持(或强制其通过公共服务等抵偿)。民众能够不再为(吃穿住用行、教育、医疗等)基础性生存和发展需求愁闷和痛苦,从而可以根据兴趣爱好、能力特长等追求自我梦想和价值实现(成为企业家、科学家、教育家,甚至星级厨师、咖啡师等)。个体利益与社会利益紧密连接在一起,个体在为社会公共服务的同时获得自身所需,社会因为个体广泛参与服务建设而和谐美好。


“共益”是比民主、平等、自由等价值观念更为基础的、更加普适的价值取向。没有益处,民主、平等、自由等就只能沦为徒有其表的空洞乏味的口号,人们就无所谓认不认同,无所谓得与不得,更不会以生命为代价去换取和捍卫。共益理论是在“并蓄古今、博采中外”等基础上形成和提出的,是价值观和方法论的统一,应当且能够成为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的共同的价值取向。


地球是全人类全世界的共同家园。全人类全世界中的大多数是有着共同利益诉求的,和平而没有战争,美好而没有污染,温饱而没有饥饿,文明而没有愚昧,健康而没有疾苦……基于这些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共同利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各个民族、各个国家是能够(在某种程度、在某些领域逐步)形成“共益”的“统一意志”和“统一规范”,并最终建立起“共益世界”的。


▲树上微出版实物拍摄

盗图必究


“共益理论”的哲学理论基础是“统分论”(世界是“统一”的,也是“分别”的;没有统一,就不会有本源和归宿;没有分别,就不会有万事万物和各种变化......),另见我们所著的《统分论》《苑易》;“共益理论”的经济学理论基础是“协同经济学”,另见我们所著的《协同经济学》;“共益理论”的完整架构、经济体系、经济模式、分配原则、竞争法则等,另见我们所著的《共益理论》等相关著作。



关于作者

SHUSHANGWEI


苑晟


江苏淮安人

中共党员、中级会计师职称。2005年7月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会计专业和法律专业;2019年1月获得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曾就职于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现就职于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撰写的《关于经营者利用优势地位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的监管机制研究》《价格欺诈行为主观故意认定研究》等多篇论文,在《中国市场监管研究》《中国价格监管与反垄断》《上海综合经济》等杂志上发表,并有《市场价格监管常用知识要点和解析》一书即将付梓。

苑东生


江苏淮安人

毕业于电大党政干部专修科心理学专业,工程师,曾任企业干部,从事企业管理和机械设计工作,对中国易学、中医学有所研究。





内文节选

SHUSHANGWEI







SHUSHANGWEI PUBLISH






▲树上微出版实物拍摄

盗图必究

不论黑猫,还是白猫,是否好猫,不仅要看它是否抓到老鼠,还要看它是如何抓到老鼠的。是辛勤劳动,认真负责亲自捕捉来的;还是不劳而获,“瞎猫碰死老鼠”捡来的;还是胡作非为,行贿受贿来的……

不论黑猫,还是白猫,是否好猫,不仅要看它是否抓到老鼠,还要看它抓到老鼠后如何索取利益。如果其通过合法获利(比如工资收入、奖金等)远远大于其实际捕鼠防鼠的贡献,或者有不合法的利益获取,那就应当坚决地换其他猫。


——节选自《第三章共益主义若干原则的阐述》



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目的,在于实现“人”更好地生存和发展。要让“利润率”主要作为“人”的劳动付出或(非劳动力)“要素”消耗、租用等的(相对适度的)对应性回报,而不是作为市场主体追逐“利的有无和利的大小”最(较)大化的工具。


经济社会要良善发展,应当改“望天收”为“顺天收”,按照“优配”等原则,发展“路道经济”,从而服务和推动经济社会实现“多快好省”地发展,实现“跨层跨级”式发展。


——节选自《第九章协同经济理论和经济优配发展》


不是说国有企业就一定搞不好,也不是私营企业就一定能搞好。问题不在于产权,关键在于要用企业家来管理企业,在于用管理企业的方式来运营企业。


尤其是在商品或服务中“物质之利”占主导的行业领域或产业环节,国有企业可以也能够发挥重要作用。比起包装外观、产品口感、广告宣传等“精神之利”的创新和竞争,广大民众和相关经营者对(对矿产、钢铁、交通运输和水电气等)相关行业领域和(肉、菜、棉花等)原材料生产环节,更加需要的是最大程度的质量保证、价格合理和供应稳定等,国企在这方面远比私企更加有保障。国有企业可以直接按照国家政策以“成本+低利润”作为定价基础(而不需要通过所谓的市场相互竞争来降低产品价格),并将所得利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节选自《第十章和第十一章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再认识》

 

价差套利模式下的金融,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在新时期新形势下的马克思主义所批判的,通过“价格”间接对“价值”进行剥削和压迫的行为,与(零和博弈的)赌博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区别,是不值得学习借鉴和推崇迷信的。


——节选自《第十二章关于金融的再认识》

 

教育、医疗、养老等基础性生存需求的良善供给(上得起学、看得起病、养得起老、住得起房......),是民众真正“接地气”地感受到“安全感、获得感和幸福感”,政府赢得民众支持和拥护,推动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外在举措。政府出于公共之利职责,理应针对占人口多数的普通民众,以“成本+低利润”为基础,提供物质之利占主导的基础性和中端服务。而私人资本主要出于盈利目的,适宜针对中高端人群,提供精神之利占主导的个性化或高端服务。


——节选自《第十三章关于公共服务的再认识和经济下行应对策论》

 

教育的出发点在于现实中的、常识中的“人”,而不是理想中的、想象中的“人”。具体来说,教育立足的是一个个兴趣爱好、体质智商等主客观不同的个体。尊重“生命的自然”,这一个个主客观不同的个体,决定了教育培养方式、考评方式等必须要适应性的多元化。让兔子和兔子比赛跑步,让鸭子和鸭子比赛游泳,才是正确且有意义的。


在顺应个体不同本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