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人类学视野下的大调曲子研究

每次返乡总不忘到大调曲子窝去“熏”一下。


不仅仅是因为一直持续关注、研究大调曲子,更重要的是在大调曲子的唱奏和研究中,找到了一种乐趣——


快速地在局外人和局内人之间转换并不断地有新的体会、发现......


《人类学视野下的大调曲子研究》从多个视角、多个维度去看待大调曲子,尽可能认知、发掘大调曲子及其所属中国传统音乐中被掩盖和未被发现的特质。


既是解读尝试,也是后续研究的方向。本书的独到之处,可为同行们提供一定的借鉴和参考。


本书由新华出版社出版,

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人类学视野下的大调曲子研究》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百度百科为全球领先的中文百科全书,在这里分享本书资讯,提升它的权威性和人气值!

01


作者/李海萌


字木之,音乐文化学者,器乐演奏者。副教授,研究生导师,湖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湖北师范大学)主任。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笙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三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湖北省黄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02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2)第113216号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ISBN:978-7-5166-6319-6

经销:新华书店


笔者生于南阳,家居毗邻大调曲子曲场,自小耳濡目染,十余年如一日,童年、少年,饱受大调曲子声音“场域”之熏陶。继而求学、工作,皆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每每忆起旧时光,大调曲子之声犹在耳边回响,挥之不去、经久弥新。久之,不免总想问个所以然,犹如终极之问: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文化终究不比人,欲知其流,必先知其源。老艺人之述说,各有不同,不免夹杂各自的情怀和自豪感,免不了牵强附会、道听途说。加之年代久远,口传变形,残缺不全者甚多,我又偏居一隅,接触本地老艺人较多,他乡他地者较少,视不能高,闻不能广,偏听偏信,何以能明?于是,借助于现代网络资源,于中国知网(期刊数据库)搜得文献数种,借以研读。


谨遵孔老夫子明谕——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研读之余,细细考量,遂有下文。


——摘自《大调曲子源流研究的构想》篇

03


正文节选


大调曲子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其中最重要的一方面是非营利性,艺人行乐完全是自娱性的,时至今日,仍保留着这一特点,而没有随市场经济形势而有所改变,并由此而延伸出来它的一个特色——音乐的雅俗共赏。


从业者


这一特点首先要从大调曲子的从业者——曲友说起。与别的曲艺曲种不同,大调曲子一直没有专业艺人,曲友大多数为文人、小手工业者和小商贩以及富豪官绅子弟,常聚在茶馆、客室庭院弹唱,以至通宵达旦。这群人的共同点就是有一定的文化程度和经济能力,可以不为一日三餐四处奔波,同时又有较为充裕的闲暇时光,同时这也是他们可以唱得起大调曲子的必要物质和文化条件。


在1957年南阳张华亭先生将其正式搬上舞台并公开在南阳市曲艺厅售票演出之前,大调曲子的演奏演唱纯属于“好人家的自娱自乐”,从未进行过任何带商业性质的演出,而且直到现在民间还保持着这样的习惯:曲友远道而来,如果经济不够方便,那么本地曲友就为其凑钱以作川资路费。如果因红白喜事而被邀请唱曲,则就像清朝流行于北京的“岔曲”的“龙票”一样:“演唱时分文不收,自称‘茶水不扰、酒缸自扛’。”


活动形式


大调曲子演唱者基本没有自己的组织,几个“对脾气的”玩家坐堂弹唱,以曲会友,自然地形成了一个个中心和群体,称之为“曲子窝”,曲友们合则来,不合则散。曲友之间无传承意义上的师承与辈分关系,新曲友相对固定地跟从一位老师学习,同时接受其他曲友的指教,在整个学习阶段及学成之后,学生和老师之间没有传统实质意义上的“师徒关系”,更像是一种同级别的相互切磋学习关系。曲友在一起弹唱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自娱自乐,在保证这个前提下,随着曲友的影响、社会风尚的变化和自我审美意识的变化,拓宽或提高自己的唱奏水平。


唱 词


这种纯粹自娱自乐的演唱演奏目的和曲友的文化水平相结合后,致使其唱词文雅、含蓄、优美、华丽,曲调委婉曲折、字少腔长、文静高雅、吟咏舒展,形成一种类似于古琴演奏中“文人琴”的流派。但是由于其基础曲牌主要来源于普通老百姓最为熟悉的“汴梁俗曲”,而且曲友大部分并非纯粹职业文人或士大夫,而是有着向士大夫、职业文人的思想方向倾斜或向其职业方向发展的“中产、小产阶级”。


所以大调曲子的风格发展总有着“综合化”的色彩——既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和者甚寡的文人派,也不甘沦为纯粹的、白丁皆能歌的艺人派;既包含了文雅、含蓄、重写意的文人派,也包含了明亮、刚健、偏写实的艺人派。



专业出书,正规资质,就等你来!


SHUSHANGWEI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专业编辑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