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白龙豚

《白龙豚》是一本极富浪漫主义和幻想文学色彩的童话体裁讽刺小说。


以动物第三视角浅谈社会心理学和心灵哲学。


文字简白,其形似散,而神韵凝,文风清新,笔触老练,体裁新颖。作者匠心独具之处在于将独特犀利的批判思维转化为轻描淡写的口吻,徐徐吐纳人性弱点和命运无常,可见内容功底与文字驾驭能力。



— 作者/孙婉婧


孙婉婧,自由作家。荆楚之人,素爱读文。


出生于木犀盛放之时,欣赏词人笔下“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的清雅高洁之品;曾在新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任英语教师,获评“教坛新秀”称号,现攻读海南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




书名 | 《白龙豚》

图书类型 | 小说



一个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哲学与心理学范畴呢?我想对于正在研读或者研究这一领域的爱好者或学者来说,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这本书正是我对哲学、心理学之路的初步探索,鉴于自我内视,我认为自己刚刚度过所谓的初步“熬鹰”阶段,鹰仍旧是鹰,我仍爱惜羽毛,勤于梳理,我也会向每个提问的人坦诚我的经验和沉淀,同样我也会移樽就教,朝夕善断。


“白龙豚”专属百度百科词条已成功创建



本书被今日头条、百家号、豆瓣、知乎、小红书、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等多家热门平台争相报道中!


一起去追逐一千零一个梦想

 —是梦一场却仍吸引着我们— 


“我知道你说的地方,要去到那里,你要穿过三座城,翻过三座山……”


四月咬着随手摘来的狗尾巴草,他只当作是小白龙的尾巴,哼哧哼哧,顺便咀嚼着黑蛇的话,“你说,黑蛇到底什么意思?神秘兮兮的,我不懂。”“到了目的地就知道了,眼见为实。”小白龙收起手中的地图。


“眼见可不一定为实,况且我们也不知道这地图的终点。”四月哼哧,他心情愉悦,却不禁嗤笑,“呆子!一张几十年前的破地图可有什么好研究的,要我看那条蛇就是因为没有吃到我这顿美餐,所以想打击报复你这条搞砸美梦的狗!亏你还一步三回头,躬身致谢,恋恋不舍。”


小白龙向前走着,头顶的探照灯是丽莎工作时的灯具,此刻就像她仍然站在身边和他一同向未来的生活走去。小白龙的神情饱含细腻的温柔,这在四月眼里简直不可置信,在他印象中的暴躁小狗可是会在他高亢的演讲和冷嘲热讽后立刻跟他唱反调,美其名曰帮助他树立正确的生活观。


“喂,你吃错药啦?我刚刚可是在用言语讽刺你啊?”四月呸地一口吐掉狗尾巴草,踮着猪蹄叉腰拦在小白龙面前,活脱一个迷你的“大”字。啪嗒。四月关掉小白龙头顶的探照灯。“你不懂,我正在回忆你从未拥有过的感觉。”


啪嗒。小白龙打开头顶的探照灯。“什么感觉?”无疑引起了四月的好奇心,他和小白龙并肩走着,这看不见尽头和来时的路似乎也没有那么寂寞无聊了。“四月,那种感觉就是……丽莎从未离开过她一直在我的身边。”


小说推荐

《白龙豚》已由中国人文科学出版社出版


☜片段摘自本书



“什么?她一直在你身边?可是她不是已经……”四月毛骨悚然,“她不是已经癌症去世了吗?怎么在...在你身边……难道是鬼魂?”小白龙收起手中的卷轴,看样子他们离黑蛇所说的第一座城不远了。


他停下来关闭探照灯,叹道:“你觉得这里除了我们俩还有谁呢?这个探照灯是丽莎留给我的,那部旧手机也是,这些总会让我想到她就在我身边,我们还像从前,我永远不会长大,还是一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奶狗子,没有生老病死,没有悲欢离合,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四月吞咽干嗓,略显尴尬,“嘿……嘿嘿……我刚刚没反应过来,我以为……我没想到你是睹物思人,回忆浪漫的过往生活……对不起……我为我偶然的快乐打扰了你神圣的独处时刻而道歉。”


四月合着猪蹄,自责地说出真心话,他自以为是的毛病在和小白龙成为朋友之后就变成了他们友情之间的调味剂,但他深知此刻不是往这盘菜,不,不是往伤疤上撒盐的时候。


书后访谈

 -关于《白龙豚》作家有话说- 


《白龙豚》这本书我更倾向于界定为浪漫童话小说,动物的拟人化,小说的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短短几万字虽不在多,但始终没有达到自己满意的程度,迟迟未有结稿,初稿完成加上修改大概花费数月时间,还算是差强人意吧。


想简短说说这本书的初衷,“白龙豚”,顾名思义,小白龙是文中主角之一狗先生的名字,豚是猪的旧称,暗指书中的第二角色,实际上两个角色代表的正是“本我”两面性,这是我的有心铺设。


因最喜欢的动漫是《千与千寻》,故事的男主角是一条龙,名为白龙,在此也有致敬之意。后来想到白龙豚或许会让尚未翻开读物的读者认为这是一本写海豚的书,主题是和海洋生物与和平有关之类,我不想避开这种巧合,干脆顺水推舟,答对一半的答案也是故设悬念。



我希望能给这类读者带来一种反差和对动物全新的解读,养了多年的动物,我始终觉得他们的世界并非我们所想象的如此简单,只是我们缺乏静心观察的时间。


其次就是这本书里我尽量弱化性别差异,因为在接触了相关心理学知识后我发现其实性别认同差异只是人们的刻板印象,个体差异才是富有价值的参考,所以在书中没有出现具体的性别地位主导,我认为这让整本书的文字更加客观。


希望看书的人和写书的人,都能继续热爱生活,在历经沧桑,体会人间百味之后,仍能保留初心,险途漫漫,做自己的英雄!


——作家•孙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