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围坐集
 SHUSHANGWEI 

《围坐集》是兴趣之至、恣意挥洒的随笔集,文章主要关乎读书和生活:讲关于书的事,以及从生活中去讲书和思想的事。


在生活方面,既然喜欢书,那么便说书;遇到了某事,游玩了某处,冒出什么想法,那讲出来便是。写作仿佛挣脱牢笼和镣铐,迎向自由。


说到底,读书与生活的界限其实并非那么明显,当书籍、阅读真正融入生活,那么读书便是生活,生活就是读书。


《围坐集》正是借了这个良机,让诸位能坐下来,一起好好谈谈书和生活。



——作者简介——


王唯州,1991年10月生于重庆,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外文系博士候选人。


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文学院第四届创作员。


出版有小说集《形象》、长篇小说《假侦探》。


现任教于重庆三峡学院文学院。



 前 言


眼前的这本小书是我的随笔集。这些文章皆是旧作,一部分曾为杂志专栏而写;一部分是兴趣之至,有余闲时写的。


后者这余闲之举,其实也夹带着点私心,暗想着为将来的专栏备一点存货,然而专栏不知不觉终了,文章也终于没有继续下去,这就积累了好多篇。


这些文章个人兴味太重,本不是为发表而写,自然难以借纸刊问世,后来才在自己参与的公众号上陆续登出,也算是有了理想归宿。


既是旧作,虽然有些意思不错,然而本就没什么当下意义,倒不如利用这整理书稿的机会,自况自问自省几个问题,兼作几点说明。



这本集子没有依文章话题另起辑名,分门别类。一是文章太少,每辑则三四篇,犯不着层层分类,看着反而驳杂。


另一是文章主要便是两类,关乎读书和生活:讲关于书的事,以及从生活中去讲书和思想的事。如前所说,我素来怕将自己的心境和真实经历和盘托出的散文,那感觉有如撕去外衣裸露在外,叫人浑身不自在。


说到底,读书与生活的界限其实并非那么明显,当书籍、阅读真正融入生活,那么读书便是生活(生活在别处),生活就是读书(他人在生活)。

DINGZHICHUBAN



最后一问,书名有何意味?


随笔集取名“围坐集”,即“围坐而讲”或“围坐而听”,甚至仅仅是“围坐”亦无不可。这一系列行为生发于一种原初的冲动,也是文学的史前史。那是太初的鸿蒙时代,当人们生起篝火围坐在一起,对着篝火旁某张密布长须的不断开合的嘴侧耳倾听时,故事便开始了。


布鲁克斯和沃伦曾描绘过这样一幅画面:“当夜色笼罩着外边的世界,穴居人空闲下来,围火坐定时,小说便诞生了。他们因恐惧而颤抖或者因为胜利而踌躇满志,于是用语言重现了狩猎的过程;他详细叙说了部落的历史;他讲述了英雄及机灵的人们的事迹;他说到一些令人惊奇的事物;他竭力虚构幻想,用神话来解释世界与命运;他在改变为故事的幻想中大大夸赞了自己。”


在温厚、耀眼的火焰旁,“小说”未免太过狭隘,我们不妨把“小说”替换为“文学”。在文学项下,有散文,有诗歌,还有别种文类。当代历来以小说为贵,资源也都向小说这一文体倾斜。散文却已经式微,似乎已无法支撑起我们在书斋或炉火旁的围坐相谈了。


周作人对散文的展望,仿佛还映照着散文文体在古时的辉煌:“我想把中国的散文走上两条路(我自己却不会作),一条是匕首似的杂文,又一条是英法两国似的随笔,性质较为多样……”现在看来,这实是一种遗憾。



《围坐集》是随笔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这篝火旁围坐,谈谈读书和生活,到不想谈了,那么就只静坐着,听听这柴薪的毕剥声吧。


2022 年 1 月于围坐斋

SHUSHANGWEI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专业编辑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