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2

世界在变迁,丹麦也在变迁......


《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第二集》 向您继续讲述安徒生没有说完的故事。


带您领略温馨、芳香的真实版童话世界和乡村田园风光; 


聆听生活在童话世界中普通百姓的故事;感受丹麦的文化、风俗和时尚。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2》→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

两任文化参赞


我认识张维理女士是在2001年。


在谈话中我了解到,她在丹麦已经生活了十年,是一位刚在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法律系毕业的硕士生,对中丹两国的友好事宜很有热忱,可谓爱国敬业。


我还了解到,我国卓越的佛教领袖、杰出的书法家赵朴初,是张维理家族的前辈。


10年前,她一人在丹麦苦读深造,和很多中国学者一样,克服困难和对祖国亲人的思念,在学习和与丹麦人的交往中不断了解丹麦文化,渐渐融入丹麦社会。就职丹麦联合展览公司是她人生的新起点。


2003年我在使馆举办的庆祝活动中又一次见到了她,她非常感谢大使馆对她的支持,因为那时候她已经促成了丹麦联合展览公司推出的世界著名美术大师达利的互动展览。此展在北京歌华集团的努力牵头和组织领导下,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四大城市巡回展出了1年,取得了轰动的效果。


张维理女士为人谦虚平实,很有教养,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不过我并不知道,她对写作也充满了兴趣和热情。也许是因为她坎坷的经历和精彩的人生旅程,让她有机会记录了她在丹麦学习、奋斗和工作的点点滴滴。这些故事在 2007 年滴答网上已连载了数十篇。


也许这也就是她萌发出版《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的缘由。我想,她一定很想把这些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与中国读者一起分享她在丹麦生活的甜酸苦辣。


2004 年我在丹麦的任期结束后去了非洲,在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又当了多年文化参赞。但我没有想到,15年后,我和张维理女士又一次在丹麦见面了,2015年我再次来到丹麦担任文化参赞。之后我听说,她于 2018 年出版了《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第一集,是以自述及短篇小说的形式写的,我饶有兴趣地读了这本书。


书里描写的一个个生动的小故事,不仅使我回想起我多年前在丹麦生活的许多往事,而且读来亲切感人,如临其景,耐人寻味。


前些日子,我又仔细看了一遍已出版的第一集。我觉得,她对生活有着非常细致的观察,通过细腻生动和富有情感的笔触,展现和剖析了一个真实的丹麦社会。


我期待《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第二集能尽早与读者见面,我希望该书能在茶余饭后带给读者异国他乡的社会风情。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两任文化参赞刘东

2019年8月1日



关于作者

SHUSHANGWEI  PUBLISH


张维理


曾任职于上海市教育局幼教处及上海市教委办托幼办公室,曾编写出版幼儿读物,参与编写上海儿童医院专家集体指导家长的书籍,参与制定上海《保护妇女儿童条例》,1979年获上海“新长征突击手”和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曾就读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法律系,获法律硕士学位;在丹麦著名展览公司联合展品(United Exhibits)担任中国部经理,曾与中华世纪坛合作,举办过轰动中国四大城市的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达利(Dali)的大型巡回展览;为丹麦著名建筑设计公司KHR Arkitekter开拓中国市场,与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合作,中标重庆城市规划设计项目。


2008年之后在丹麦政府工作,担任丹麦国家知识产权部和税务部的法律顾问,为政府部门和企业翻译过诸多法律文件和调查报告。


2010年以笔名“纯美”在滴答网上发表作品——《生活在美人鱼的故乡》,并在《留学生》杂志“海外生活”栏目中发表多篇文章。


安徒生的墓地

H. C.Andersens grav på Assistens Kirkegård

· 油画《一个葬礼》,1883


复活节前,小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短短的两行字却让我看了好几遍,每看一遍,就想起他的话,“张姐,不瞒你说,我很迷信,脚不踩晦气的泥土。”


可今天他却写道:“张姐,我读了你的文章,看到了丹麦画家弗兰特斯·亨宁森(Frants Henningsen 1850—1908)的一幅著名油画《一个葬礼》(En begravelse),还看到了你在同一地点拍的那张照片,我心里痒痒的,张姐,什么时候带我进黄墙去看看那个墓地啊?”


· 黄墙背后是墓地,拍摄于2007年


· 安徒生的墓碑


说起丹麦的天气,常常像是小孩的一张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笑里含泪。电视气象预报屏幕上常常可以看到可笑的画面:一个闪闪发光的太阳下,有一层白色的云彩,云彩下,灰色的雨点一滴一滴地往下落。这种气象预报好像是算命先生一样百发百中,反正一天中什么天气都有,报出来总不会有误的。不过,丹麦的天气确实是这样,一天多变是常事,幸好下雨时常常只飘几滴雨,即便是大雨,也像一阵风似的,几分钟就飘走了。我们已习惯不带雨伞,顶着雨小跑几步,头发衣服一会儿就干了。


也难怪老天爷,自从开春以来,一连几个星期都出现了好天气,一张笑脸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在西方,复活节过后第 7 个星期日是圣灵降临节。很多国家都有传统,在此时要狂欢一下。最初是我国的香港将狂欢节翻译成嘉年华。嘉年华最初起源于欧洲,最早可以追溯到 1294 年的威尼斯,它是一个基督教的庆祝活动,不过现在很少会有人去联想与宗教有关系。巴西狂欢节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狂欢节”,有“地球上最伟大的表演”之称。丹麦几个大城市每年都举办自己的嘉年华活动,人们沉浸在街头表演、烛光晚会、花车游行、化装舞会等欢乐的气氛中,而巴西的欢快桑巴舞团队,不管在哪个城市都不可缺少。


· 队伍前面有个漂亮的姑娘举着一面高大的旗子


今天,当我们刚走出皇家瓷器店的大门,就看到了挤满了街头的人群。我和娜娜一起挤在人堆里,她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热闹的场景。这个小姑娘肯定比我更激动,她活泼好动,还没看到游行队伍就乐得眉飞色舞。我知道游行队伍会从皇帝的新广场出发,队伍慢慢经过长长的一条步行街,然后一直朝市政厅方向去。


· 鼓手们用力地敲打着手中各种各样的乐器


一路上,一个接一个的表演团队会跳跳蹦蹦,敲敲打打。今天蒙蒙细雨和湿漉漉的空气,使漂亮的欧式建筑变得有些灰蒙蒙的,但街道两旁却是兴高采烈看热闹的人群。



等我们探着身子望眼欲穿的时候,见到远处步行街上走来一队盛装打扮边歌边舞的队伍,队伍前面有个漂亮的姑娘举着一面高大的旗子,顿时气氛高涨起来,人们的眼光迫不及待地想看后面跟着的一群群舞者,只见他们个个都兴高采烈,对着旁观的人群露出了他们极度兴奋的笑脸。


北欧医疗大家庭

Det nordeuropæriske sundhedssystem som en— stor familie


北欧2008年下了很大的雪,冬天几乎占去了半年的时间。今年大雪来得特别早,十月中旬下了第一场雪。刚下大雪时,大人小孩都很兴奋,可现在,人们渐渐开始厌烦没完没了的大雪。每天清晨,扫雪车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中扫出一条马路来,人行道上也被扫出一条走道来。可刚扫去一层积雪,等不了多久又得重新开始铲雪。每天,全国救护中心被几百次叫去拉出陷在雪地里的各种车辆。区政府不断地买防滑的沙子和食盐,一天几次撒在白白的马路上,但还是有人滑倒。


大雪,也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灾祸。年底,刚过完圣诞节,我就在瑞典雪地里折断了我的脚踝骨。当我踩进一个松软平滑的小雪堆时,没想到半只脚踩在上街沿,半只脚踩在下街沿。我感到脚踝先是向右猛地一折,忽又向左猛地一折,我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刹那间,一阵恐惧和疼痛袭上心来。我叫了辆出租车,去了小镇的医院。


· 瑞典小镇


瑞典小镇有三万人口,有一所宁静漂亮的医院,它就坐落在长长的望不到边的湖畔森林边。以前我常到湖畔眺望美景,在那里买了一套公寓度假。


· 瑞典小镇医院对面的湖畔景色


可现在,我坐在医院的轮椅上急急地用英语向护士说,我是从丹麦来度假的,在雪地里摔了一跤。


护士和气地问我有没有“蓝色”的欧盟医疗卡。我摇了摇头说忘记带了,因为我知道,丹麦医疗卡可以在瑞典通用,我迫不及待地递给她黄色的丹麦医疗卡。


未完待续......


定制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