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万岁,职场

SHUSHANGWEI

万岁 职场


职场,人们赖以生存的地方,多少职场人期待百花芬芳,阳光明媚。


而现实中,总是瑟瑟秋风,充满悲凉,历尽沧桑。身在职场围城中的人们,都在情愿与不情愿之中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在苦乐之间穿梭着。


你,在职场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关于本书


出版社:

北方文艺出版社

作者:

芸香

装帧设计:

树上微出版

版次

2022年3月第一版

经销

新华书店


女主角丽珊有着与职场多数人相近的经历和过往,在职场中,一次次的磨难、一次次的“沦陷”不仅让她猝不及防,有时也会令她难以招架,甚至“遍体鳞伤”。


在职场中几经风霜,历尽艰辛的丽珊,不仅没有在挫折和困难面前屈服,反而逆光而行,百折不挠,化茧成蝶,不仅铸就了她事业的辉煌,也磨练出她坚韧不拔,锲而不舍,永不言败的坚强性格,同时更让她懂得了感恩、承受和与人为善。


关于作者


芸香,本名郝建云,天津人,59岁。


作者是一名富有实践经验的高级职业经理人。


作者在近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主要从事人力资源管理与开发工作,先后在国企、外资、合资、民企等公司担任高管,涉足的行业有制造业、外贸业、咨询服务业、投资业、快速消费品行业。


精彩内容节选


周一下午,丽珊如约来找潘宁,她敲门获准进入后,看见业务副总李皓正在与潘宁交谈,丽珊急忙说:“我过会儿再来。”欲转身出门。“孟总监,留步,我已经汇报完毕。”李皓说完站起身,“潘董,那我先去忙了。”


“好”潘宁微笑着点头说。


“孟总,请坐。”他一边招呼着丽珊,一边端着茶杯坐在了丽珊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最近辛苦了,做了不少工作吧!”潘宁笑着说。


“是,这段时间主要完善了一些人力管理的基础工作,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丽珊说。


“哦,发现什么问题?”潘宁说。


“主要是公司的人力资源基础工作薄弱,比如说,许多员工的合同到期后没有及时续签;另外,集团对下属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监管也不到位,主要体现在人员招聘及考核,还有一些在薪酬制订方面问题比较严重,有些人不是依岗定薪,而是依人定薪。潘董,这一点非常不利于公司的发展,不利于员工积极性的调动。”说完,丽珊起身将打印好的纸质报告交给潘宁。


潘宁接过报告,翻阅后说:“你说得对,这些确实是遗留问题,希望你能拿出解决方案。”


“哦,我给您的报告中后面内容就是我提出的解决方案。”丽珊非常自信地说。


“好,回头我仔细看一下。”潘宁点燃了一支烟后继续说:“我今天找你是想问一下,你在市发改委有无熟人啊?我们公司有一个项目的立项需要发改委批准,虽然我们一直在设法与发改委联系,但是一直没有结果。”潘宁说到此便停住了,他只是看着丽珊,好像在等待她的发言。


“哦,是这样啊。嗯……我男朋友在市招商局工作,但是他是否能说得上话,我也不知道。您看这样好不好,要是方便的话,您把项目资料让我看一下,然后我回去问一下,可以吗?”丽珊的反应很快,她一边回复着潘宁,一边还有些疑惑,是谁把晓楠在市招商局工作的事情告诉潘宁的呢?


“那好,回头我让吴子怡找你。”潘宁有点兴奋地说。“好,潘董,您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去忙了。”丽珊笑着说。


“好。”潘宁笑着起身说。


丽珊出了潘宁的办公室,走到大厅拐角处,听到了一阵抽泣的声音。顺着声音她来到了位于拐角处的小会议室,会议室关着门。走近会议室,抽泣的声音更加清晰,是行政部文员韩晴在哭泣。突然,吴子怡的怒骂声吓了她一跳。“我告诉你韩晴,你不是不愿意倒水吗?以后我就天天让你倒水,天天倒,我看你敢怎么样?反了你了,敢拒绝我,吃了豹子胆了。”


屋子里,一阵静默,只有微微的哭泣声。丽珊打算劝解,正当她要推门的时候,吴子怡开门气呼呼地走了出来,他看了丽珊一眼,“嘿嘿”笑了一下,之后“啪”的一声摔了下门,扬长而去。


丽珊赶紧走进去打算安慰下韩晴,还没等她开口,韩晴走过来抱住丽珊并趴在她的肩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看着韩晴悲泣的样子,丽珊的眼圈也红了。她打算找吴子怡评理,却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知道,依照吴子怡的人品,她评理之后的结果,可能会给韩晴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或许是灭顶之灾。因为像韩晴这样的职场“小人物”,怎么能与野兽般凶猛的职场“大人物”吴子怡去抗衡呢?


在职场,韩晴之类的职场“小人物”有许多,他(她)们不仅每天要面对职场“大人物”的呼来唤去,还要时不时承受“大人物”们的无情谩骂或诋毁,他(她)们虽然柔弱,却依旧表现出隐忍、坚定、自信,因为在他(她)们的心中都有一个美好的梦。


如今,浩渺如海的职场确实给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发展的机会,但是机会中也充满着更多的挑战。当“小人物”们走出“象牙塔”的那一刻,人世间理想主义的面纱就已经被揭开,社会的复杂,工作的艰辛,人际关系的微妙,确实让这些刚刚出土的幼苗难以招架。


望着眼前哭泣的韩晴,丽珊一边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小声地说:“小韩,不要哭了,振作一下,职场是不相信眼泪的。”说到这儿,丽珊已经是泪眼婆娑,此刻,善良的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职场就是这样,有时是苦涩的,有时是甜蜜的,许多时候,我们都是为着明天的甜蜜强忍泪水承受今天的苦涩。


安抚好韩晴之后,丽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情非常不好,正当她要坐下来的时候,桌上的分机电话响了,她拿起了电话,还没等她说话,就传出了吴子怡的声音:“孟总,您看,我什么时候去您那里方便?嘿嘿。”这声音令人作呕,想想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再听到此时发出的狡诈的笑,丽珊恨不得把电话扔掉。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丽珊冷冷地说。


“哦,孟总,是这样,潘董让我找您说说发改委立项的事情,您这会儿方便吗?嘿嘿。”吴子怡的话语很是虔诚。


“好吧。”丽珊依旧冷冷地说。


“好,那我现在去找您。”吴子怡依旧虔诚地说。


不一会儿,吴子怡报着一堆资料笑眯眯地来到了丽珊的办公室,把上报发改委的项目资料交给了丽珊,并笑着说:“这个项目非常好,直接关系到集团今后的发展与盈利,如果您要是把此事办好了,那就是集团的大功臣呀!嘿嘿。”吴子怡笑着说。这笑猥琐、狡诈,好像还暗藏深意。


丽珊对他的笑讨厌之极,他此刻的笑和刚才的凶狠,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望着那张白净且肥胖的大脸,丽珊恨不得狠抽上去,为韩晴出口气。


望着站在眼前,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并等待回复的吴子怡,丽珊淡淡地说:“好吧,我先看下,有不清楚的再找你。”“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字后吴子怡走出了丽珊的办公室。


望着他的背影,丽珊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她把资料往桌角的文件筐里一扔,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她离开办公室,来到了楼下的一家书店。她无目的地闲逛着,心里却盘算着如何将此事推出去。她先是给子璇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一下是否跟潘宁提过晓楠的事情,子璇说:“从来没有。”她琢磨了一会儿依然没有头绪,索性给晓楠打电话。晓楠听后,觉得此事电话里不好说,便约丽珊晚上见面再说。


林晓楠,四十二岁,市政府招商局的副局长。在二十八岁的那年结过一次婚,但在结婚两年后,其妻不幸遭遇车祸去世,去世时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此事对晓楠的打击犹如晴天霹雳,他痛不欲生。


他与丽珊的相识虽不是一见钟情,但也颇有些戏剧性。前年的春节前夕,市里召开名企联谊会,晓楠和丽珊都因路上堵车而迟到,两人在上楼的时候偶遇。进入联谊会场,他俩怕打扰其他人,便就近坐下了,之后两人便相识了。两年多来,他俩由陌生到熟悉,又从熟悉到朋友,之后又成了恋人,这期间他们经历一些波折与磨难,现在两人互相依赖,互相习惯,彼此真心相爱。本来今年五一准备结婚的,可是丽珊母亲的突然去世,只好推迟了婚期。


时针指向六点三十分了,丽珊才匆匆忙忙地赶到与晓楠约会的餐馆,此时晓楠已经恭候她多时了,菜也被端上了桌。“不好意思,亲爱的,接了个电话,又赶上堵车了。”丽珊说。晓楠笑了笑,先是把湿巾递给她擦手,然后又递上筷子,“快吃吧,我猜你已经饿了,所以提前上菜了。”


“嗯,真是知音,谢谢,亲爱的。”丽珊伸出了大拇指以示夸赞,此刻的她乖巧得像个孩子,接过晓楠递过的筷子大口地吃了起来。


饭后,回到家中,丽珊向晓楠详细地转述了潘宁委托的事情。晓楠想了想说:“你打算管吗?”


“什么意思?能管吗?”丽珊反问。



晓楠笑着点了点头。“真的?”丽珊有点兴奋,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依偎在晓楠的肩膀上。


“你跟发改委的人熟吗?”丽珊轻声地说。


“你们公司的这个项目,我早就听说过,本来就是一个不错的项目,但是听发改委的严副主任讲你们的报告写得不好,被多次驳回,这只能说你们单位负责这个项目的人能力太差。这样,我去跟发改委的领导说一说,然后争取让你们公司的人,做个口头申报,如果能批下来,那是你的功劳,如果口头论证通不过就和你无关了。”晓楠说。


“这招好,这招好。亲爱的,谢谢你。你知道吗?这一下午可把我烦死了。”


晓楠将她拥在怀里,唯美的爱情总会给人带来满满的幸福。向发改委申报的项目由于吴子怡的项目报告内容瑕疵太多,不仅专业性不够,而且预算也不明确,被市发改委再次驳回了,且驳回意见写了满满一张 A4 纸。此事令潘宁非常恼火,好不容易找到的关系,却又被“推”出了门外,为此他大骂吴子怡能力太差,简直是无能。因为此项目的申报失败,意味着他之前两年多的努力将化为乌有,这不仅是金钱的损失,时间的成本是无法用金钱来弥补的。


在公司的办公例会上,就此事潘宁毫不留情地批评了吴子怡,并指出公司各级管理人员今后要努力学习专业知识,工作要专业化,今后如果再做不到位,就将面临降职、降薪。


当着这么多的人挨骂,吴子怡这下丢大人了!他回到办公室,扔下记录本,想想刚才的会议让他彻底颜面扫地。此刻的他愤怒、不安。愤怒的是,自从孟丽珊的到来,他就没过一天安稳的日子;不安的是,他今后的日子可能更不好过。


吴子怡内心阴暗地在思考着如何布下一个棋局。他认为向发改委申报项目的整件事情都是孟丽珊在捣鬼,诚心让他难堪。他咬牙切齿自言自语地说:“我一刻也不能再等了,一定要打败孟丽珊,并将其清除。”


他在屋里踱来踱去,秃脑门上淌着汗珠,本来“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此刻也是乱糟糟的。他恨死了丽珊,因为她的到来,打乱了他的“美梦”。先不说平日里那“高规格”的工作午餐没了,每月给他的“干儿子”—— 司机小孙虚报的加班费也没了……这一切一切,都让他恨得牙根疼。他这次下定决心,一定要将丽珊清除。


小人就是小人,不仅龌龊、执着,更是不留情面。他的内心不仅阴暗,而且丧心病狂;在伤害人的时候,他能产生足够的“快感”,以发泄自己压抑的“仇恨”。


SHUSHANGWEI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专业编辑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