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黑骐


曾经亲密无间的一对兄妹

在经历过家庭变故后

逐渐发展成了性格截然相反的人

失联    

离散

兜兜转转

兄妹两人才得以重逢

渐行渐远的俩人在互相扶持中得到救赎

走上属于自己的路


私はそんなに勇敢ではない


新しい本が並ぶ


我并不那么勇敢

本书已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一共分为上下两册。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我并不那么勇敢》→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作者简介



黑骐,本名杜羽骐。

女,辽宁大连人。

职业:绿衣文化CEO、作家、全栈工程师、画家、跆拳道黑带三段、吉他乐手。


内容简介



祝如意对哥哥压抑已久的委屈和不安瞬间爆发,小姑娘抽抽搭搭地说:“我哥哥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是个好人,是个特别好的人,他甚至不和女生说话,放了学就和同学踢足球,笑起来很阳光,做错了事情会很自责,从来不伤害别人,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并不那么勇敢》黑骐

National Day

中午,思修课下课,方曼有气无力地收拾着书包。


“思修课真没意思,上午上课我饿得要命,下午上课却困得要命。”方曼抱怨道。


祝如意笑了笑,说:“我觉得刚刚的题目还不错,你觉得大学生创业有必要吗?”


“我觉得纯属是扯淡。”方曼说话十分难听,表情也不屑到了极点,把祝如意吓了一跳,“这个创业部的老师真是脑子有毛病,是个人他就鼓励去创业,他也不想想,每个人都适合创业吗?就不用说别的,开家公司每年得交多少钱,我们这么穷,花的不都是父母的钱?”


祝如意一时间回不过神来,她怔怔地盯着方曼,没有说话。


看到祝如意一副呆愣的模样,方曼笑了笑,她说:“我就是抱怨两句,我堂哥今年大四,被别人说动心跑去创业,两个月赔了十五万进去,把父母留给他买房的钱都赔进去了,我堂哥现在天天在家寻死觅活,烦得要命。”


祝如意沉默了一会儿,说:“确实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好在那是你堂哥,你不跟他住在一起,见不到面也就无所谓了。”“很不幸,我和他住在一起,而且我家离得很近,高铁两个小时就能到,我每个月最后一个周末都得回去一趟,否则我大伯就不给我生活费。”方曼叹了口气,“我真羡慕你哥,我也很想搬出来住。”


“你和你堂哥住在一起?”祝如意惊讶地问,“你堂哥不应该是你叔叔那边的孩子吗?你为什么会和他住在一起?”


“我堂哥是我大伯的孩子。”方曼面色发沉地解释道,“我一直住在我大伯家,从初二开始。”


祝如意有些惊讶,她的目光游移两下,问:“你现在不是住在学校的宿舍吗?平时跟你堂哥和大伯应该也见不到面吧。”方曼冷笑一声:“我在哪个宿舍还不好打听吗?家里一有什么事情,他们就要把火气往我身上撒,我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彻彻底底消失掉。”


祝如意看了方曼好一会儿,她忽然意识到,这是属于对方的家庭秘密。


祝如意抿了抿唇,什么也没问。


方曼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她轻描淡写地笑了笑:“我家里的事情不说也罢,一地鸡毛。”她站起身来,“走吧,咱们去吃饭。”


祝如意轻轻“嗯”了一声,忽然觉得有些难过。

方曼看到祝如意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她伸手捏了捏祝如意的脸颊:“好啦,如意,我今年年初就满十八岁了,是一个成年人了,我很快就能自己生活,你就别操心了。”


许志巡在旁边听了很久,他皱着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眼看方曼背上书包要走,他忽然叫住她:“那个......方曼。”


方曼转头看向许志巡:“干嘛?”


“你......”许志巡抓了抓脑袋,忽然觉得有些说不出口。


看到许志巡纠结到极点的模样,方曼十分诧异,她蹙了蹙眉心,不耐烦地问:“你到底要说什么?我要去吃午饭了。”


许志巡站了起来,干巴巴地说:“我的室友很糟糕,他们总是不喜欢洗袜子,外卖的饭盒也到处乱扔,还总是半夜打游戏。”


方曼的表情一下变得奇怪起来,她转头看向祝如意,两人面面相觑,都感到十分茫然。


“所以呢?”方曼莫名其妙地问,“你是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许志巡尴尬地摸了摸脖子,“我最近准备找个房,搬出去住,但......我比较穷,可能得找人合租。”


祝如意点了点头:“那很好啊,需要我帮你问问我们班的同学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许志巡沉吟几秒,不自然地看了方曼一眼,“方曼,你要不然和我一起合租?咱们一人出一半房租。”


“疯了吧你。”方曼顿时皱紧眉,“哪有和异性合租的,我不会和你一起的。”


说完,她转身挽着祝如意:“如意,咱们走,赶紧去吃饭,别听这人胡说八道。”


祝如意转头看了许志巡一眼,他低着头,脸色不怎么好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祝如意一边向外走,一边低声说:“其实我觉得......如果不住一个屋的话还好。”


“你可赶紧算了吧,难不成内衣裤还一起放在阳台上晒?”方曼说,“你和你哥毕竟是亲人,而且你们从小就一起生活,住一起就住一起了,我跟许志巡什么关系?我和他住一起我不尴尬吗?”


“......”祝如意又回头看了眼许志巡,少年已经重新坐回椅子上,他手肘撑着大腿,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祝如意小声地说:“其实我觉得......许志巡更尴尬。”


她虽然和许志巡接触不久,但她觉得,他是个温和的男生。


方曼像见鬼一样看了祝如意一眼:“祝如意同学,你到底是谁的朋友?你帮谁说话呢。”


祝如意无奈地笑道:“好好好,都尴尬,都尴尬。”


正当方曼想要跟祝如意商量一下中午吃点什么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申敏。


“那......那是申敏?”方曼停住脚步,她拽了拽祝如意,“他怎么在咱们教室门口?来找你的?”


祝如意抬头看了过去——清俊温和的年轻男生站在走廊里,手上正拿着一本英文版的《月亮与六便士》在认真阅读,他柔和沉静,仿佛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影响他分毫。


祝如意忽然觉得心跳得很厉害,她茫然地移开了目光,感到一阵心虚:“没有吧,可能只是路过。”


“咱们这是综合楼,都是大一大二的课,他一个大三的学生,路过能路到这里来?”方曼哭笑不得地说,“申敏肯定是来等人的。”


祝如意紧张得要命:“我们快走吧,我想去二食堂吃拉面。”说着,她转身就往相反方向的楼梯口走。


方曼一把抓住祝如意,怀疑地问:“你干吗?你得罪他了?为什么要躲?”


祝如意说不出话来,越是和申敏接触,她就越是感到心慌意乱,尤其是今天早上申敏在祝如勋面前替她解围之后。


正当两人拉扯的时候,申敏看到了祝如意,他很快走到她面前,方曼大方地与他打招呼:“申学长好。”


方曼的表情有几分玩味,颇有种看好戏的意思。

申敏对她点了点头。


祝如意知道躲不开了,只能抬起头冲他笑了笑:“申学长。”


申敏也笑着对她点头:“你中午想吃点什么?”

方曼挑了挑眉,表情一下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祝如意微微发怔,茫然地看着申敏。


“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吃午饭的吗?”申敏露出微笑,“你想吃什么?”


祝如意无措地看着申敏,局促地问:“我们......什么时候说好一起吃午饭了?”


“大概两个小时前,听力课下课,我们说好一起吃午饭。”申敏说。


祝如意回想了一下,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她低声说:“我以为......你那么说只是为了把我哥蒙骗过去。”


“不仅仅是。”申敏笑着说,“既然我说了这话,就一定会遵守承诺。”


祝如意面露犹豫,方曼松开了祝如意的胳膊:“你快跟申学长去吧,我自己随便吃点就好。”


在祝如意挽留之前,方曼已经快速离开了,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祝如意轻轻叹了口气,她硬着头皮问:“那......申学长,我们走吧。”


“你想吃点什么?”申敏轻声细语地问。


“去食堂看看吧,”祝如意说,“我还没想好要吃点什么。”


“那慢慢想。”申敏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午休时间还很长,不用着急。”


申敏的体贴让祝如意感觉压力很大,她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卓韫低低笑了起来,看见有人与他一样磕到了头,他心情实在好得要命,他快步走了过去,弯下腰,伸手替她揉着受伤的后脑,含着笑意问:“你没事吧?疼不疼?”祝如意结结实实茫然了好一会儿,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意识到,卓韫的手正停留在她的发顶,他的手心滚烫,几乎将她灼伤。她猛地站了起来,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


——《我并不那么勇敢》黑骐

National Day


祝如勋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申敏送祝如意回家。


远远就能看见他们两个人在说些什么,祝如勋脚步一顿,眼神陡然沉了下去。


他没有在第一时间上前,他靠了旁边的墙,给自己点了根烟。


烟雾入肺,他才觉得一直隐隐作痛的脑袋舒服了些。


他眯着眼睛看祝如意和申敏。


两人保持着一个安全友好的距离,脸上没有一点年轻男女恋爱时的暧昧,一个比一个清醒,简直像是在谈公事。


祝如勋屏息凝神去听他们谈话的内容。


“......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一种错误。”祝如意脸色凝重,好半天才说。


祝如勋皱了下眉,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话说到这里的,这听上去有些奇怪,完全不像是情侣在聊天。


事实上,祝如勋不知道情侣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和不同的女人约会,却不曾深入了解过谁的灵魂,也不会和别人分享他的想法,他孤立,且对一切游刃有余。


也包括对孟泉。


他本来对祝如意和申敏说话这一幕感到非常反感,但此时此刻,他忽然来了点兴趣,他把头往前伸了伸,想了解这对情侣到底是怎么交流的。


“这确实不是错误。”申敏轻声说,看起来有点忧郁,“谁也不能说平庸就是一种错误,但他确实是因为水平不够,所以才被公司开除。”


“但是他尽力了,他也曾为公司做出贡献。”祝如意急急地说,她睁着一双水润的桃花眼,不解地看着申敏,“难道就这么被开除吗?”


申敏的注意力渐渐不在他们所谈的事情上。


他注意到,因为祝如意刚刚激烈的态度,有一撮头发激烈地冒了出来,支棱在耳朵边上,像是一根旁逸斜出的电线,让人没法忽视。


至少申敏没法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