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盘

鲁力 著

《盘》


人的一生就是一盘棋,

对手往往只有自己。


现实就是一个巨大的磨盘,

把生活添进去,

榨出了浓缩的原味,

留下了幻想的渣。


《盘肠战》的迷信我们不能不信,

心中只要存在一丝对于公理的敬畏,

就会有一片天在护佑自己。


▼本书已由中国人文出版社出版

中国语言常常一字多意,以“盘”为例


可以作量词,譬如一盘棋局;


可以作动词,表示缠绕或者系统地思考,譬如盘算、盘点、传统戏剧《盘肠大战》;


可以作名词,譬如磨盘、棋盘、地盘;


亦可在形容词中出现,譬如盘根错节的关系,或者轮盘赌一般的偶然性……



本书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轮盘赌一般的偶然常常很不经意就改变了事件发展的轨迹和结果,作者笔下的一个个故事让我们领悟生活哲理。


本书自始至终歌颂着两种精神,善良和信义


这两种精神无论在中华民族处于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不可或缺,是我们这些“龙的子孙”们最朴素和珍贵的力量!



 引子(节选) 



中国人对于智商这桩事,总能找到自豪的理由。


譬如当人工智能“深蓝”在国际象棋疆域,骄傲践踏人类尊严的时候,人类智慧却可以长久地站在我们老祖宗所搭建“黑白世界”的城墙上,笑看风轻云淡。


不过任何新生事物的成长摆脱不了嗜血征服的过程,就像古代及中世纪游牧民族觊觎农耕文明的一贯坚持。


2016 年人类智慧的衍生品,人工智能对围棋这座堡垒再一次发起了攻击。


人类对于“人工智能”这个自己孕育出生的孩子始终秉持矛盾的心态。


虽然不甘心自身“春花落去”的结局,但依然持有盼望孩子“青出于蓝”的大度。因为物种繁衍的需要总在物种基因内部埋伏着对子嗣的希冀,并且这种感情总是占有上风。


因此这次对阵的人工智能程序被命名为“AlphaGo”。





其中的 Alpha(α)是排位第一的希腊字母,与“Go”连在一起可谓一语双关,既可以理解为“最初一步”,也可以看作“第一围棋”,因为“围棋”的英语单词,也是“Go”。 


著名的《韦氏新大学词典》对“Go”这个词作了如下关于围棋的定义:


“go(JP)(1890):an oriental game played between 2 players who alternately place black and white stones on a board checkered by 19 vertical lines and 19 horizontal lines in an attempt to enclose the larger area on the board。”


“围棋(日本语)(1890):一种东方两人之间的游戏,双方互为放置黑棋和白棋在一块画着十九条经线和十九条纬线的棋盘上,以在棋盘上围空多者胜。”


因为日语对围棋的称呼是“囲碁”或者“碁”(“碁”是“棋”的异体写法),读作“いご(igo)”及“ご(go)”,所以“go”成了西方语言对围棋最常见的称呼。



 开局 



参加完戴晓桦百日宴,小骏因为多贪了两杯,回到家,倒头便睡。


直至深夜醒来,感到口干舌燥,一口粗气,呼出了一股茅台的酱香。他忽然想起“古驰”包里那本七十多年前的《中华风云》,这几乎是自己近年来所得到最珍贵的藏品。


一般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八品旧刊已属于收藏级别,这本三十年代十品刊物自然更加难得。要知道,旧刊每出现一处破损就要降一品,何况这本老刊物几乎没有潮垢。


小骏翻身下床,到洗衣房取了一盆凉水,加入适量的消毒液和洗涤灵,取出一条崭新的白毛巾放到里面浸泡一会,用洗衣机甩干。然后拿到客厅,轻轻擦拭书脊和前后的书衣。


反复几遍之后,小骏伸直手臂,整体检验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少量污垢的颜色原本不深,现在又淡了不少。


不错!他心满意足地享受着收藏的乐趣。


接着,小骏又轻轻擦拭了书头、书口、书根。估计明天又是晴天,只要曝晒半个小时,就可以放心地将这本老刊物插入书架了。


旧书刊更需要长时间的耐心呵护,今后定期除尘、通风、曝晒都是必修的功课,小骏精于此道,并且乐此不疲。


这本珍藏的旧主将它交到小骏手里,就是想让里面的故事长久地保存下去。


忙完一切,小骏的“觉头”已被打得稀碎,横竖睡不着……干脆泡了杯热茶,到书房坐下,打开电脑,进入 QQ 围棋,点击“自动申请对局”,配了一位相同等级的对手。



(电脑那头,“山北老余”执白三连星,陈骏执黑先行,按照习惯,稳稳地一头无忧角,一头点了星位。双方开局没有任何标新立异,不保守也不激进,都讲究四平八稳。棋局布下,小骏却感觉,自己依稀回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刻。)



更多故事,请关注【盘】


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