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剑遥——破茧成蝶


public interest

十年支教




十年支教生涯,

承载的不仅仅是希望,

更是大山里孩子们满眼的期待

和内心深处的渴望......

树上微出版非常荣幸参与了《剑遥 :破茧成蝶》一书的出版与制作。


本书作者王严荣老师是坚守在支教一线的勇者,也是我们学习和致敬的榜样。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剑遥——破茧成蝶》。


本书已由台海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剑遥——破茧成蝶》→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序 言

 GREEN SPIRIT


边疆

教师


这本书是我根据自己十年的山区乡村教师生涯真实的经历编写而成的自传体小说,书中的每一个故事都高度还原了当时的真实场景,为了更好地串联全书,书中的一些故事与真实过往在顺序上做了一些微调,对故事的讲述稍做加工,在不影响大方向的前提下,对原事件进行了一些修改、整合,旨在能给大家带来一次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并从中获取力量。


书中出现的每一个角色都真实地生活在我身边,是我的亲人、师长、学生、朋友、同事、恋人等,他们都是一群可爱的人。


本书中附有涉及事件的图片,只为更加真实地给大家展现一个有生命力的故事。


另外,在本书之外,还有涉及事件的真实视频(如山里文艺队的挂牌、六一节和孩子们举行活动、我的演讲等)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关注。由于年代久远,当时条件有限,一些视频十分模糊,望大家包涵。


祝大家都能找到永恒的人生真谛,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业绩!


内容节选

 GREEN SPIRIT



2010年9月:


开学报到的日子终究还是来了,我一个人背上自己的所有行旅,来到之前从未到过的小县城,第一眼看见它我便被震惊了——竟然还有这么小的县城!比我们家乡的镇也大不了多少,街道和不多的楼房被几座大山夹在中间,一眼便看得到它的尽头,小城外面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虽说云南的气候四季如春,这里却仿佛置身于云南之外,已经入秋了,仍像在沸腾的蒸笼里一般,风吹来如同沸腾的蒸汽砸向脸面,即便穿上最清凉的短袖衬衫静止不动,汗水仍如地下的温泉冒遍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浑身不自在,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次日早晨,当地的教育局局长把新来的所有教师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签订了特岗教师履职的三年合约。来到这里听得最多的话便是“既来之则安之”,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跟着大家把合约签了,心想:反正也不损失什么,况且,初出茅庐的我对合约呀、合同呀并没有一个清楚的认识。签完合约便公布所有教师的分配去向,这个县城虽小,但它所管辖的范围可大着呢,全县最偏远的地方就算坐车去也需要五六个小时,我的运气并不是最差的,没有被分配到最远的乡镇,而是跟另外五名新报到的老师分配在一个距离县城大约两个小时车程的小乡上,此时的我,对所要去的地方充满了好奇:那里的天气如何?那里有些什么民族?是不是在大山顶上……


答案很快就会揭晓了。


来县城接我们到学校的,是个很魁梧的边疆汉子,他是那里的中心小学校长,姓车,开始很是客气地向我们打招呼,然后便赶路,他很热情,中途还特意带我们到当地最有特色的饭店吃饭,午餐结束后还兴奋地带我们游览了这里最著名的景区。


下午时分,车子离目的地越发近了。高耸入云的大山,蜿蜒的盘山公路,山间缭绕的云朵,层层镶嵌在大山腰的梯田……这里的一切是我从未见过的。


车子在盘山公路上“反反复复来来去去”地转个不停,却似乎像被施了魔咒一样,明明知道已经很近了,却怎么也绕不出去……终于,在心生绝望之际,不远处露出几排低矮的房子,车校长略带微笑地对大家说:“到家了,大家准备下车!”


而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筋疲力尽的我们倒在学校安排的旅店里便呼呼大睡起来,也顾不上去思考其他任何问题了。第二天太阳升得老高才懒洋洋地起床,此时,学校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午餐。


吃完饭,我们略略环视了一下这里,小镇仍被高耸入云的大山包围着,镇子在大山脚下。镇上的学校,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陋,有几幢教学楼是刚刚建好的,在这样的山区乡镇上,算是比较气派的了。同来的五个伙伴也都还能接受这样的环境,我也抱着跟大家一样的想法——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以为所有新来的老师都会在这所学校共事,心里还暗暗窃喜:这样也好,工作稳定还没有压力,也不过多犹豫了。但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后来才知道,我们刚到的这所学校,是这个乡的中心校,并不是这里唯一的学校,这个乡所管辖的其他地方还有很多分校,大部分都在偏远的山头上。此时的我们开始不淡定了,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直犯嘀咕:要是分在最远的山头上不是完蛋了,以后该怎么生活?更谈不上安心工作了。


分配工作开始了,车校长和一众校领导坐在台上,语重心长地劝说我们安心工作,最少不了的还是那句“既来之则安之”。说实在的,我已经听腻这句话了,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即将分配到哪里任教?能不能就留在中心校了?校长一开口便说:“波是我们当地第一个大学生,是我们的自豪,他就留在中心校了,芳和景是女生,你们去公路沿线交通最方便的一所小学吧!”接着又补充道,“魏也和两位女老师一起去吧!辉去右边山腰的夕欧小学,那里有年轻老师和你做伴,不用担心。”最后,他轻描淡写地对我说,“小王,你去戈它小学,那里离乡镇很近,会有一位老教师照顾你的。”


说完便散会,我们想说点什么,却半点儿机会也没有。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很近的戈它小学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总感觉心里不舒服——凭什么本地的大学生可以得到特殊的照顾,为什么老魏可以和两位女生一起到公路沿线的小学,辉可以有年轻人为伴,感觉就我一个人被孤立了,难道我读的不是正规的大学吗?难道你们这些领导看我就那么不顺眼吗?不公平的种子从那时起深深埋在我的内心深处,在后来的日子里,没有被淡化,反而越演越烈。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迫切地想知道我分到的学校是个什么样子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得向各自的“新家”奔去了,虽然只是相处了短短两三天,一起来的六个年轻人都非常舍不得彼此,在这样的山里面相聚也算是天大的缘分了,但工作所需,我们不得不就此别过,不能同地共事,只能以后遇到周末再聚了。


来乡镇上接我的是戈它小学的老校长杨老师,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人很瘦却很精神,见到我,不热情也不冷漠,就淡淡地朝我一笑便在前面带路,让我跟在他身后。行旅物品只能有车的时候来拉了,天气晴朗的日子,上山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穿过开始时一段陡峭的小路便走上“大路”,那是一条两三米宽的土路。到学校的路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遥远,却也不近,步行一个多小时以后,学校出现在眼前,是一座全部用石头砌成的二层楼房,正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背面对着远处耸入云霄的大山。虽说学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的新“家庭”


我接手的是刚正式上小学的一年级班,由于老师严重不足,我得负责这个班所有的课程的教授和管理班级的全面工作,这个重任要求自己一刻也不能懈怠。


第一次走进新班级,看到几十张稚嫩的脸庞和数十双满含希望的眼睛,就如同看到生机盎然的早春,孩子们就是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是祖国的希望。若将这班级比作一个大家庭,那我就是家长,有义务用尽全力支撑起这个家;如果把它看作是一条帆船,那我就是掌舵人,有责任掘空心思让它向着希望的远方扬帆起航。


抛弃往日的浮躁,我一门心思地把精力全部用在管教自己的“大家庭”上:挨家挨户地做家访,详细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和每个孩子的性格特征,找到最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案;给班级制定一套全面严格的班规,并把这些道德操守根植在每一个孩子的心田;认真地备课、讲学、批改作业,耐心地辅导每一个带着疑问的学生;给孩子们理发,带生病的同学看医生,关怀备至;课余,教大家唱歌跳舞、练习普通话、建设校园文化、做游戏、出黑板报、讲故事……


就在这一点一滴的相处中,我既成了课堂上所有学生敬畏的严师,也成了生活中每一个孩子爱戴的家长,我们的这个大家庭家教严明而又气氛活跃,正朝着梦想的方向驶去。某个周末的早晨,我到镇上买菜,正当我在一个小摊贩前兴致勃勃地和卖菜的老大姐讨价还价时,一个整齐而有力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转身一看,自己班的几个孩子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整整齐齐地站在我身后弯下腰鞠躬朝我喊道:“老师好!”


见我没反应,孩子们仍保持庄重的神情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在人来车往的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我有些不好意思了,之前我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该怎么回复他们,愣了一会儿才向他们答礼:“好!”


听到我的回礼,孩子们这才放松下来,齐声对我说了一声“老师再见”之后便跑向自己的父母。


剑遥十年


大家好!


十年前,从大学校园走出的我满心不甘地远赴边疆,开始了漫长的山头教师生涯。朋友们常常嘲弄我说:“嗨!王大帅,有出息了,山里的童子军好带吗?”……我总会被他们戏耍得羞红了脸。


初入边陲的我总感到这不顺心,那不如意,儿时玩伴小学没毕业就已经闯荡了大半个中国,我念完大学,却天天待在山头当孩子王,我图啥?


刚工作的那两年,看着身边的好友同事一个个辞职走人,到山外面的世界去打拼自己的事业,我不免心中浮躁,幻想着自己的人生有更好的出路,总是一个人找个安静的角落傻傻地发呆,对本职工作毫无进取之心。那时,我的成绩一向不如人意,心里却没有半点的自责与不安,还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那两年,我的生活一塌糊涂。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甚至爱上了这里。我开始问自己:别人承受得了的为什么自己承受不了?别人做得到的为什么自己做不到?


后来,我不停地反思和自责。我要向讲台道歉,因为我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怠慢过;我要向同事们道歉,因为我曾无视过你们;我要向曾经的学生和父老乡亲道歉,因为我让你们失望过……在此,我要感谢这个地方,感谢所有的人和发生过的每一件事。在这个五花八门的世界里,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下,这片圣土不但给了我一个纯净的归宿,更让我在自卑和泪流满面的时候,能够和大家一起舞蹈,用笑容驱赶无尽的孤独和恐惧。让我从一个无知懦弱的后生小辈成为一块玉,一块可以发光的玉。


再后来,有了第一次打着吊瓶给孩子们上课,却满怀从未有过的激情;第一次,为了能按时赶回学校,冒着风雨,走在上山的路上,信念从未有过的坚定;第一次,为了某个生病的孩子四处求医问药,而从未有过的着急;第一次,为同学们课堂上嘹亮的回答声和作业中取得的好成绩而欣喜若狂;第一次,为工作中出现的小小失误而懊悔不已……曾几何时,我的心早已和这些天真的孩子们紧紧连在了一起。也似乎,如果少了这一份牵挂,我的生命将会失去色彩。


当孩子们从自己身边走过,能停下身来,鞠躬,然后喊“老师,您好!”时,我自豪!当我安排一项平时孩子们根本不会去做的事情(比如说,给自己的妈妈洗一次脚),第二天,孩子们都齐刷刷地向我汇报,他们做到了的时候,我自豪!当寒风凛冽的晚上,我独自一人在办公室批改作业,有心的孩子悄悄地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送上自己精心绘制的图画,并写上“老师,我爱你!”的时候,我自豪!


如今的我,懂得了教育的意义。教育,不但要让孩子们获取课本文化知识,更要让他们懂得做人的道理和对事物的深思。要让他们知道:自己一个随意的违纪可能给别人造成多大的麻烦;自己一些小小的坏习惯将会酿成多么严重的后果。要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达到最高规格的约束;让他们在见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时,第一时间伸出援手,并为此感到幸福快乐,而不是在一旁幸灾乐祸;在看到小鸟飞过枝头的时候,想到的是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而不是想方设法把它干掉;在看到蜻蜓站立在荷叶上的时候,能够诵出“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优美诗句,明白它的深意,而不是二话不说,一块石头就砸了过去。


这个社会,什么都可以浮躁,唯独教育不可以;谁都可以浮躁,唯独教育工作者不可以。教育,是立国之本,是强国之基。我们所做的,是要让山区的孩子明白:我们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中国;要让山区的孩子同其他所有地方的中国孩子一样,有民族自豪感和责任感。我们所做的,是为祖国的下一代修心哪!


孩子们是单纯和善良的,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出人头地,创造辉煌的成就,却更加迫切地盼望我的后辈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并永葆一颗善良的心,对父母要孝,对师长要尊,对朋友要真。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东西比金钱甚至生命重要。我希望有一天,当我筋疲力尽的时候,能够听到我的学生发自肺腑地叫自己一声“老师”,让我得到无上的激励,去坚守那份别人觉得傻得白痴的执着;我希望有一天,当我被问到自己的职业和工作地点的时候,能够满心自豪地向对方炫耀:自己在祖国最神圣的地方从事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并得到应有的尊重……山外的世界是很精彩,而我,却在大山深处找到永恒的人生真谛,久久舍不得离去;殴师辱师的事件偶有发生,教师被诩为危险的职业,而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坚定自己的从教信念;儿时玩伴或在商场如鱼得水,或在政途春风得意,而我,希望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做好本职工作,希望所有人都有一颗善良和感恩的心。

 

我们是地球上最庞大的族群,将来我的祖国也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只是个俗人,但我相信:真正的祖国强大不只是我们的一线城市有多繁华,还是祖国边疆山区的村村寨寨都富庶幸福;真正的祖国强大,不只是我们的明星大亨有多光鲜亮丽,还是那无数山里的孩子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真正的祖国强大不只是我们的财力怎样领先世界,还是我们的氛围能够温暖每一位热血青年的心,让我们激情满满地为祖国的建设废寝忘食、筋疲力尽,甚至奄奄一息......


蝴蝶效应(愿景)

 

世人给了山头老师应有的尊重,上级给了山头教师更多的话语权,全社会给了山头教师充分的认可和不至于太卑微的地位……

 

五湖四海的优秀青年纷纷自愿远赴边疆支教,山区教育欣欣向荣!


更多故事,请关注【剑遥——破茧成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