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冰与火

出书咨询

● 我们期待更多优秀作品的加入

《冰与火》,这是一本孩子写给孩子的书,笔调清新,充满童真童趣。本书的小作者江子禾,对生活有着细腻的体察,对文字有着天然的亲近,创造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奇幻世界。“我手写我心”,愿热爱继续,攀登文学更高峰。


作者简介

2021 · April


江子禾,女,北京人,生于2009年。


现为北京市育民小学学生,爱好写作,擅长古典文风和幽默文风。


内容简介

2021 · April


冰与火,既是书中主人公火心与冰云的名字,又代表兄弟二人截然不同的性格。火心——天生的领导者,积极向上,带领大家跋山涉水,一路打怪升级;冰云——善良倔强,坚强勇敢,愿为火心付出所有......


他们彼此相爱、互帮互助,最终战胜了敌人,收获了成长。


推介语

2021 · April


江子禾奉上这本小书,令我们得以见证她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儿童文学的清新笔调,奇幻小说的惊险架构,阅读过的大师作品在背后悄悄加持。为江子禾踏入文学殿堂的第一步感到由衷高兴!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

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思晨创意写作创始人,

陈思


写小说是一次历练,对自己的心性、世界观都是考验。小小年纪的你就已做到,让人颇为叹服。故事里的交锋与险情、训练与营救,无一不折射出你对生活的认知。于漫长的创作中,自己也懵懵懂懂地成长了,这是这个年纪能发生的最美妙的事!

——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

思晨创意写作创始人,

黄晨


子禾能够坚持在两年多小伙伴玩耍的课余时间把自己想象的故事付诸笔端,这份持之以恒值得点赞。期待小才女创作出更多更精彩的作品。加油!

——北京市育民小学教师

尉荣



自 序

2021 · April


你们不会想到,这本书的故事起源于过家家。虽总是同一个剧本,却被幼时的我玩得花样翻新,不亦乐乎:两人玩,三人玩,我自己一个人玩,用玩偶演着玩,甚至用橡皮、手指玩。算起来,三四天不玩一次是不可能的,我却不嫌烦。你若来我家,定会见我在小床、地毯、窗台之间又爬又跳,来回纵越,口中念念有词,面上若有所思,时而猛地将枕头掀翻,时而一脚踢在墙上,时而一下扑在窗帘上,又一个后滚翻回到床上……这倒看不出是在想象小说中的情节,反而像是习武之人正在钻研武艺。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便坐在床上愣愣地思虑良久,随即“哦”的一声回身去翻字典,再在脑中重温一遍我那“武功秘籍”。

 

也许,是对过家家的痴迷让我动笔写这部《冰与火》。但是,只有痴迷不一定能使我最终完成此书。我在二年级暑假起手写书。那时,几张作文纸,成了拼音的乐园。拼音多些倒也无妨,不过,内容与文字简直不像在写作,倒像是幽默日记。大概是写到了第七、第八章,我自己“不忍直视”,就打消了写小说的念头。


奇怪得很,这个念头自从被我打消后,又不断萌生。三年级时,我脑中一热,再次拾起这个不可能完成的小理想:写一本小说!我正正经经地买了一本又大又厚的本子,写起了这个故事。


不得不说,“面子”是狮子座做事的动力,我用了六个月写完了《冰与火》上篇。写完上篇,我便想撒手不写。但我的同班同学开启了“花样催更”模式。有的每经过我的座位都要问一句“还写吗?”;有的时不时地和我聊书中角色命运,暗示“还想看”。同学们喜欢上了我用文字创作出的小世界。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完成了《冰与火》中篇和下篇。


这结果,都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想,是对故事的痴迷和对梦想的坚持,才让我有机会出版《冰与火》。在出版之前,我对上篇做了小小的修改。再回首看三年级时的文章,只觉糟糕透顶。想必三四年后,我读此书,也是这感觉。如果,你是个成年人,请多多包涵六年级的我的稚气文字。


向激励我完成此书的王老师致敬!感谢我的头号粉丝——妈妈!


江子禾 

2020年11月于北京


内容节选

2021 · April

SUMMER

火心醒来,见冰云与灰叶等皆不知去向,心中一凛,生怕昨日发生之事又将发生。回过头,见银尾未醒,只恐冰云已将灰叶杀死,急忙飞出岩石堆,寻找冰云和灰叶,火心刚飞到高处,便在岩石堆不远处见到了他俩。


他童心忽起:我倒要看看冰云会做些什么!火心担心冰云看到自己,于是飞得更高,绕到离他们较远的一棵树后,听他们的对话:“这次银尾不在,你可给我小心着点儿。”冰云冷冷的声音传来,丝毫没有杀气,“你我打一场罢,你把鳄鱼的招式一样不少地对我使出来,我来拆招,绝不杀你。”


火心暗自好笑,狼怎么能会有鳄鱼的招式!倏忽间,打斗声传来,火心大惊:怎么灰叶也会鳄鱼的招式了?便侧头看,随后又是一惊:“不是灰叶打冰云,而是冰云打灰叶!”见到这一幕,火心的翅膀突然肌肉紧绷,欲要振翅飞去,赶紧克制,因为灰叶已经开始进攻了。


看了一会儿,火心就识出灰叶适才使用的一直是狼的招式,并且招招现出杀机,直指要害。火心怕冰云打不过,正想现身,却又见冰云神态自若,反倒是灰叶满头大汗。忽然,冰云变攻为守,灰叶不明用意,继续进攻,攻了一会儿,冰云闪在一边,停了下来,灰叶便跟着停下。


“你到底会不会鳄鱼的招式啊?斗了这么久都是狼的招式,有完没完!”冰云大吼道。灰叶低着头,不敢答。


“快说啊!你到底会不会?”冰云有些不耐烦了。灰叶小声地道:“不会。”


火心一听,吓了一跳,心想:按照冰云的脾气,定会愤然与他大打出手,到那时候,灰叶就没命啦。火心后腿储力,准备好一跃而起。


冰云一怔,抬首望天,喃喃道:“你也不知啊……明天,我会死吗?”


火心不懂他在说什么,心里痒痒,将头探出。突然,冰云一跃而起:“你不知道,你没用啦!”说着,张口向灰叶的咽喉咬去。灰叶惊叫一声,想侧身躲开,却没有成功,被冰云扑倒在地。火心后腿一蹬,把冰云撞到一旁,冰云以为是银尾,自己怒火正旺,立刻把火心压倒,道:“你也想死?”见是火心,甚是惊讶,忙将火心扶起。


火心示意灰叶离开,道:“你说你明天可能会死,什么意思?”


冰云道:“昨日黄昏我在江边散步,遇见一只名叫炎烁的高级鳄鱼,他嘲笑我太弱,然后我们便吵了起来,最后,我们约好一天后江边单挑。”


“单挑?!”火心惊叫道,“你都不了解鳄鱼!”“所以我才对灰叶着急啊!”


火心望了望高升的太阳,思索了半晌,随后笑道:“我们和灰叶还是先想想作弊的办法吧!”


更多故事,请关注【冰与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