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邛僰长歌——唐蒙与司马相如





小说的创作得到先生陈新渝的诸多关怀与支持。


小说封面图片由西昌凉山文化馆馆长郭建良先生友情提供,插图由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第一中学高级教师冯任远先生创作,在此书面世之际,特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抛砖引玉,深望读者朋友给予批评赐教。


杨余瑜  谨具

2020年7月于成都




书单推荐



本书已由中国人文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杨余瑜


湖南慈利人,生于1950年2月。


原就职于新疆石河子市疾控中心,主编《石河子卫生报》二十年。 出席国际学术论文交流大会一次,在国家级专业刊物及国家级学术论文交流大会上发表论文十篇。主编医学科普书籍一册,参编两部(分别担任副主编、编委)。


健康教育副主任技师(副高职称),曾获全国医学科普先进工作者称号。






内容节选






西汉建元六年,即公元前135年,窦太后去世。十几岁登基的武帝刘彻历时七年之久从此开始亲政,时年21岁。他雄心勃勃,一心想的就是一统天下,打造天下强国:大汉的国土要北绝大漠,西逾葱岭(帕米尔),东至朝鲜,南到大海。这一日早朝,未央宫大殿,武帝端坐在熊皮榻上,眉宇间尽显出鲲鹏展翅的神采。一眼望去,文武百官清一色戴进贤冠,着皂色袍服,袍服大袖敛口,领、袖口处饰着花边,下身穿大袑(肥管裤),脚穿翘头履,腰挂鞶囊,垂绶带。文官儒雅,武官神采。武帝心情很是不错。朕就是要靠你们这班文武大臣为大汉朝廷出力。


正想着呢,黄门外一声高调传来——南越王使者到。只见身着南越官服的使者疾步上前,叩见武帝。众大臣都直盯盯眼望着使者呈上了南越王赵胡的亲笔信。侍臣打开呈上,武帝一看,原来是南越被东越攻打,求大汉出兵相助。武帝一看心里琢磨开了,眼前朝廷的要事之一就是将南方诸侯降服于大汉。这回正好借南越求救之机,赶走东越,好扬我大汉威风。武帝当即下旨:大行令王恢将军和御史大夫韩安国听旨——你二人即刻率十万大军讨伐东越,速去速回。不可误朕讨伐匈奴。“诺,我等定将奋勇作战,请陛下静候佳音。”王恢和韩安国二人出列接旨,抱拳答道。


王恢和韩安国率十万人马出发南下直奔南越。这一日一大早,县令唐蒙按惯例登上城墙。唐蒙时年二十五六,身材魁伟。英俊的方脸上两只大眼炯炯有神,端正的鼻梁,双唇棱角分明。自打当上县令,已养成一个习惯,每天晨起登城墙,瞭望自己的辖地,见一片炊烟四起,知道百姓安好,然后再去县府办公。“嗖”的一声,飞来一支利箭落在了脚下。唐蒙赶紧低头一看,箭上系着一枚青铜出关牌。是朝廷有要事了。唐蒙心里一紧,捡起来,赶紧抬头望城下,只见一匹快马飞奔而来,先行联络官已抵县城门。


“开城门——”唐蒙一声令下,硿啦啦,硿啦啦,没等城门完全打开,联络官的快马就冲了进来,直奔前方。紧接着一片尘土飞扬,是朝廷大部队过来了。打头的一骑快马,骑者高举着一面镶黑边鲜黄的汉字大旗,接着是骑兵部队,战旗飘飘,蹄声阵阵,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再往后是步兵,都小跑着,发出一阵阵声响——嗒嗒嗒,嗒嗒嗒。朝廷王恢和韩安国带着十万人马不到半个时辰就穿城而过。眼前这恢宏的气势看得唐蒙一腔热血,黄尘远去。唐蒙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一定是南面发生了大战事,恨不得随金戈铁马而去。番阳与南面诸侯东越、南越相隔不甚远,丈量一下,不到千里。此番朝廷派大部队长途奔波前去,自己作为近邻,却眼睁睁干看着未能征战去,好不遗憾!我唐蒙要有此机会,也好历练历练。大男儿当建功立业,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我的份。唐蒙一拳重重地落在城垛上。一眼瞥见一字排开的十二般兵器,唐蒙几步走上前,随手操起一只长戟。“击鼓,全体练兵!”从此,衙府练兵每日增加了一个时辰,唐蒙每天持械亲自督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时刻准备着,好生练我的兵,总有机会。






这一日,衙府内操场上数面绣黑边的小三角旗迎风招展。上千兵丁正在操练刀剑,衙役领班时不时纠正动作。嗨嗨嗨嗨之声不断,甚是威武,看得唐蒙心中甚喜。忽听得咚咚咚几声大响,不知是谁家又有冤情?唐蒙转身就往大堂去。堂鼓旁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妇,大喊着:“冤啊!”“冤啊!”老妇见了带乌纱帽的,断定是个官爷,再次举起鼓槌,用劲全身气力重重地连击三下,站立不稳,一个踉跄,便倒在地上,鼓槌甩出几尺远。两个衙役赶忙上前扶她起来。唐蒙赶忙走上前走来。“求大人为小民做主。”扑通一声,老妇跪在了唐蒙脚下,连连磕头。“快快请起,老人家有何事冤屈?”那老妇这才抬起头来,一把鼻子一把泪诉说起来。原来,那老妇原本有两个儿子,按汉律,一个已去汉军服兵役,另一个可留在家务农。谁知听说又要招兵打仗,老妇的儿子只因与大财主曹贵的儿子同名,硬被带走了。“还有这等事!”唐蒙两道眉毛一下揪起来,眼一瞪。言罢上前扶起老妇,“待本官查明,即放你儿回家务农。令那曹贵之子服役去。”遂一挥手,唤来两衙役:“查清了,立即来报。”老妇千恩万谢地走了。这时,快马来报,朝廷大部队来到了番阳地界。“这么快?”唐蒙赶紧携手下一班人马到驿站迎候。并击鼓告知全城百姓相迎。



原来,王恢与韩安国率大部队奔南越而来,就见东越陈兵边境。


“韩将军,你我不如分兵两路夹击东越部队。”


王大人所言极是,如此布阵,我们可以打他个落花流水!”


一时间,战马嘶鸣尘土飞起,步步逼近东越部队。东越将领大竹一看大汉强军挥戈持戟两面夹击,赶紧飞快去见国王郢(Yǐng):“大王,大汉的兵马铺天盖日,我们的部队不过万匹战马,敌众我寡,不是大汉的对手,还是撤兵为好!”


“不战而退?那不行,颜面丢尽。”


此时已听得汉军战鼓擂起,“大王,我们还是投降吧,不能让上万东越兄弟去送死!”


“休想,快去迎战。”


“大竹不甘全军覆没!”


“那我就要你的命。”


话音刚落,只听外面马蹄声愈近,喊叫声一阵强过一阵,“冲啊冲啊!”喊声不绝于耳。


“大王,东城门已破。”


“快给我守住!不然我要你的命!”大竹见大王一意孤行,喊了声:“弟兄们,我们不能束手待毙,杀了大王,就能退兵!”手一挥,几个随从上前就砍了国王郢。大竹于是退了兵,解除了对南越的攻打。


大竹提着国王郢的首级跑到汉军阵前,口称“东越国愿从此归顺大汉”。


投降了大汉。


大汉兵不血刃而得胜,朝廷收获了一个东越国。


王恢兴奋地对韩安国说:“南越王不知怎样感激大汉呢,你我不如去见他一面,劝他也归顺朝廷。”


“这是个机会,可北方匈奴事紧,还是赶回长安要紧!皇上还等着我们呢!”王恢想想不敢耽误,怀揣着一份遗憾踏上回程。部队来到番阳城下,唐蒙领着全城百姓提壶担酒夹道欢迎。王恢见状,遂与韩安国跳下马。


唐蒙迎上前来施礼:“番阳县令唐蒙拜见二位将军,为二位将军洗尘。”王恢二人接过酒樽一饮而尽。


王恢遂对众将士一挥手:“大家尽兴吧,喝好了上路!”此时,王恢看到唐蒙忽然眼前一亮,对韩安国说:“劝说南越王归顺朝廷之事可由此人担当。”


“此话怎讲?”


“前年巡抚巡查考核地方县令时我也在场,我见过此人,有一件事印象颇深。”


“何事?”


“番阳百姓勤劳,丰衣足食,却常遭来自三县交界之处的游匪骚扰打劫。唐蒙为彻底收拾这帮游匪,加强训练衙役不说,每家但凡有壮劳力者,也一律参加拳脚棍棒训练,足足准备了半年。秋季游匪前来打劫,他四处布网,一举将这帮游匪拿下。还亲自上阵中了一刀,挂了彩。之后,唐蒙没有把游匪遣散回家,而是把三县交界之处的荒地交给他们开垦种田,自给自足。从此,他们改邪归正,不再扰民。你说是不是个人才。”


韩安国听了咋舌:“呀,这还真是个有心计的。将此重任交付与他定不会错。”


王恢于是开口道:“唐县令,本官看你治县有方,现有要事交与你,就看你能否担当。”


“谢大人抬举,但凭大人指派。”


机会来了,唐蒙心头一震,迫不及待答道。“此番南越得救,我等本当借势劝南越王归从汉朝。只可惜朝廷北方边境时有战事,不敢久留。本官意欲派你去面见南越王,劝其归顺朝廷。你可愿前往游说?”


唐蒙听了,真是出人意料!没想到自己能够肩负如此大任,双眼放光,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诺,下官领命,一定不负大人信任。”唐蒙声音洪亮,掷地有声,一张方脸上信心满满。


王恢喜在心头,便从腰间取下一道令牌交给唐蒙,又说:“想你没有外事经验,我帐下的幕僚赵宽就留下给你当副手。”


“谢过大人。”


言罢,就见一端庄不苟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拱手行礼:“在下赵宽奉命行事,定将不负使命。”


更多故事

请关注《邛僰长歌——唐蒙与司马相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