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君竹行走记

书单推荐



JUNZHU XINGZOU JI

君竹行走记

今天树上微出版给大家推荐好书——《君竹行走记》。


本书已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君竹行走记》→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作者简介

黄君竹


“80后”,武汉人,

双鱼座女子,热爱户外旅行。


自称“缥缈派竹掌门”,

缥缈如云,随心随意,

性情是浪漫的,

目光是浪漫的,

文字也是浪漫的。


一边工作一边坚持写作,

文字是她的姿容、她的灵兽,

她最大的瘾。


以单纯的心过生活,与世无争。


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闲人,

寄情山水,带娃旅行。


内容简介

一卷诗书藏闲情

山水之间是君竹

一种引诱,激烈深沉又美妙空灵,让我在城市的房间里待不住。


到山中去吧,哪怕只是看日光洋溢,哪怕只是看一朵云落下来,情不自禁这么一想,便好像触到了一点什么,轻似梦,淡如月,山风、画韵,也全都来了。


君竹,终会成长为山水间的一个词,慢慢坐在词间,筑一个家,所过的每一天都有溪的天真、山的明翠,竹叶片片落窗前。


 JUNZHU


正文节选

云南:煮一壶滇茶,说一说这 21 天


彩云之南,在行者心中的分量不亚于西藏。而我能随心所愿,较长时间地逗留云南,是得益于当年公司濒临破产,每天上班都无事可做,便索性请了长假。不管是之后恢复原职,还是换份工作,都很难有这样长的假期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马上出发是我唯一需要做的事情。


彼时,公司的同事不是在为讨薪奔波,就是为跳槽做准备,我没有告知任何人,便悄悄退出了这场无声的战争,我无暇顾及其他,我所有的小心思,全用在了旅行上。


此行的终点是怒江大峡谷和丙中洛,为了不走重复的路,便定下了行程,川进滇出,一路慢慢走,逐个领略每一个我中意的地方。


 第1天

 武昌到成都


3月1号,非节日非周末,武昌站却人潮涌动,热闹非凡,幸好火车没有延迟,按时出发。


同车厢里有一对来自成都的中年夫妻,他们来武汉看望读大学的女儿,1月底来的,对武汉已有相当的了解,阿姨一提到武汉就笑着摇头,说不如成都好。


首先是物价,武汉工资低,消费高,而成都则反之。其次是食品卫生,米油不敢随便买,很多东西都不敢吃,牛奶有的也不安全不新鲜,而成都别的不提,光是鲜奶、酸奶就来自本省的雪山和草原,原生态,很放心,且便宜得很,成都人天天喝,相比起来,武汉人好像不太喜欢喝牛奶或者说是不敢喝牛奶。


然后是气候,阿姨说就好比现在,武汉的冬天,江风干冷,飞雪无常,实在是难熬,有时候几天都不想出门,成都连冬天都冷艳舒适,活色生香,即使有雪,也不会特别寒冷,有时候还有绿荫,里面藏着一堆堆喝热茶、搓麻将的人,就连卖菜的小贩也是一边卖菜一边玩牌,闲适到不可言说。



一旁的叔叔终于插话了,他坦言,武汉话太呛,像吵架,他们努力听,多半也听不懂,远不及成都话的缠绵好听。


阿姨神色舒缓,连声感叹,成都唯一不及武汉的就是吃早点的地方不多。


在武汉,总能过足嘴瘾,出门就是成片的小吃摊,且品种繁多,花样齐全,她说她最爱吃的就是发糕、豆皮和鱼糊粉,蛋花米酒和豆腐脑也非常棒,反正每天换着吃,不重样,实在是怀念在武汉吃早餐的日子,还笑着问我,武汉人是不是都爱捧着碗热干面,边走边吃,真是很有意思的一道街头风景。我温婉地回答,是,有时自己也这样,一来赶时间,二来,说不上从什么时候起,早已成了习惯,成了一种饮食方式和“过早”精神。


 第2天 

路过南充


有人说这里隐藏着一个著名的水果镇。


结果站台上没有一个流动的水果摊位,连卖副食的也没有,但是时光却在澄澈的果香中细腻穿梭,引领我们直奔巴蜀胜地。


成都的好,我们很快就感受到了。


无比精致的春熙路,无比劲爽的火锅香,当我们消费完一顿正宗的九宫格火锅后,一半湖南一半湖北血统的我,对这天赐的麻辣重口味,真是爱到不能释怀。翻看当时的记账单才发现,才吃了87元,却吃得又饱又好,如今两个人吃饭,无论中餐西餐,怎样都要花当时两倍的价格,不知2009年真的是物价比较低,还是我们点的都是便宜菜。


下午的行程可以说是跟着风景去漂流,那叫一个紧凑。望江公园、四川大学,南河漫步,再去锦里和武侯祠,最后沿着青羊正街和人民北路走了很长一段。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绵长的细雨,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但路人都愉悦地行走,无人慌乱,也无人打伞,显示出成都人一贯的自由慵懒。冷雨天,树下聚拢打麻将的人比行人还多,这雨中的闲情,分外喜人,想着火车上阿姨说的话,我在心里默默地笑了。


喜欢淋小雨、喜欢打小牌的成都人,真是美到了每一个小气候、小光阴里。


其实,我更喜欢的是成都的街道,路宽人稀,无限清爽,不像武昌,不像光谷,走到哪里都没有空地。百所高校,学生一到周末就倾城而出,几乎是武汉路面上的主体人群,你无法忽视,更无法躲避,公交、地铁、购物、餐饮,挤来挤去就是唯一的法则。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和朋友聚会,约在光谷,就是受罪。


 第3天

 我对青城山的记忆



不止是在想象的层面上,它是我接近巴蜀的第一道秘符。青城天下幽,一个“幽”字,点了我的经脉。


那时傻傻的,去青城山的时候,并不知道前山和后山的区别,据说后山明艳秀丽,别有洞天,我们去的前山风景不及后山,但松石花鸟,处处禅意,也充满趣味,颇为不错。


已然是一幅开阔的画卷,林幽、径幽、亭幽、寺幽,这绿幽幽的媚,始终贯穿全程。很不巧,一直到最高峰老君阁,沿途路过的寺院和大殿都在修缮之中,一阵繁忙杂音,但这并不影响山中的清净,回头眺望寺庙,浮世中的檐角,有种说不出的茫茫威严感。


远去的山峦,苍郁、抒情,一转身,自己也寂静入尘,融在一片浅浅的碧叶间。


从青城山回来,感觉心情美妙,还有余力,又去了春熙路,感受夜色。晚饭简单惬意,由串串香、龙抄手和两片香甜的菠萝画上句号。


在天府广场上,我抬头望着这无限清丽的巴蜀天空,春熙啊春熙,像是谁的名字,风情弥漫,一片灿烂。



更多故事,请关注【君竹行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