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人是不可變的


有的時候,別人提出的問題是很尖銳的,正常來說,怎麼回答都是錯,所以需要直接跳出問題进行直接反问,一個降維打擊讓对方無地自容。


书单推荐



本书已由中国人文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About The Author


孫國生


弘歷集團總經理兼首席分析師

CFA(國際特許金融分析師)

模型理論創始人


十年間在國內外知名機構和大學進行培訓指導,為全國30余個城市的100多萬投資者授課;


著有“模型理論”系列叢書,博股國際投資論壇和博鰲金融論壇的發起人;


2018年被評為“中國經濟新動能傑出人物”。


内容简介

Book Description


想象同樣是每個人最大的自由,也是人類創造力的源泉,但是人不能活在自己的想象中,世界上所有的糊塗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想象中,而我們所追求的認識自己,認識世界就是走出自己想象的圍城,看清真實。


我們用所見所感所思來編制自己的認知世界,但所見都是真的麽?所感都是正確的麽?我們所認為的世界和世界真正的樣子都是壹樣的麽?


擺脫幻想,窺見真實

走出自己想象的圍城

論個體之間的相互接觸


序言

Exordium


在哲學史上,關於人性的爭論,一直是古今中外思想家哲學家們最為重視的話題之一。


從儒家孔孟之道對於“性習”的論述,到古羅馬天主教思想家聖 • 奧勒留 • 奥古斯丁對於原罪的定義,從莊子的善惡兩忘化其道,到心學大師王陽明的無善無噁心之體……千百年來,全世界範圍內關於人性善惡的爭論從未平息,甚至於延伸除了建立於哲學和倫理學基礎上的人性論。


但是,即使爭論了這麼久,我們仍然在人性的問題上不斷追問為什麼?


對於人性善惡的爭論之所以難有結果,是因為所有關於人性善惡的討論中,都是把人當作一個脫離歷史的既定實事,然後找出一系列人的行為來證明人性的善或者惡。實際上,對於人性的研究,是不能脫離人類社會的。


人類與動物的區別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和環境的關係,動物的生存和發展本質上是為了適應環境,而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是則是在改變環境,因此我們可以把自然界中的生物視為是自然界的組成部分,它們的生存目的是一種依託於整個自然界的無目的的合目的性迴圈之中的,而人類的生存目的與整個自然環境的關係則不是那麼密切,更多地與人類社會有關,而社會的發展取決於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人們總是追求理想,當理想變為現實之後就不再成為理想,所以人類社會的發展處於有目的的無目的性中,而對於無目的的活動,很難用道德觀去界定,所以關於人性的爭論難有結果。


從群體的角度來說,人性善惡的分析非常的艱難,因為人類社會的發展處於有目的的無目的性中,但是從個體的角度來說,某個人的善與惡卻比較容易界定,因為有道德與法律作為標杆。


對某個人的善惡分析可以用來看清一個人,在對人性的爭論中,無論是性善論還是性惡論,性善性惡的先天性或後天性問題,都主張一個點,既為“性”,那麼一旦形成,就是不變的。道理很簡單,如果一個人的人性善惡朝夕不同,對於人性善惡的研究還有什麼意義呢?


本書中討論人性善惡的意義,不在於證明自己的學說是對的,也不在於掌握人性,而是在此基礎上討論如何讓一切變得更好,從整個人類的角度是種族的興旺發展,從國家的角度是如何建立和諧、富強的現代文明社會,而從我們自身的角度,就是如何讓自己擁有更美好更理想的生活。我儘量讓文章更具可讀性,會把求證的過程穿入其中,但我會直接提出我的觀點,可能會讓部分讀者覺得偏激,灰暗甚至是過於悲觀,但是不著急,你先慢慢地讀,讀完了我覺得你會找到你真正需要的東西。我寫這些也不是為了推翻某種理論或者是擊碎某個觀點,而是讓它應用在我們的生活。就像功夫大師李小龍曾經說過:“修煉功夫的目的不是致力於擊破石塊或木板,我們更關心的是用它影響我們的整個思想和生活方式。”


為什麼會談這個人性的問題?


多年來一直有一個電視劇片段給我印象深刻,並且多年都不曾忘懷,對女主角的慨歎更是深思多年,隨著閱歷的增加,當年之畫面更像是人生之問,日久彌堅,發人深省。


故事發生在萬梓良飾演《巨人》裡面,大概的情節是樂言本來和程真原本是青梅竹馬,就到談婚論嫁階段了,這時樂言替大哥頂罪坐牢,淩峰乘虛而入。淩峰知道事情的真相卻沒有告訴程真。與淩峰結婚前,有人告訴程真淩峰是個小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但程真不這麼想,她的家境很好,不會輕易答應別人的追求,因此淩峰追她的時候他也考察了很多年,試探過他很多次,她說:“這麼多年還不足以認清一個人嗎?你們為什麼都說他是壞人?”沒有聽眾人的勸告嫁給了淩峰,最終發現淩峰這麼多年一直在偽裝,本質上就是一個自私自利不擇手段的小人。當發現的時候,程真已深受其害,甚至險些喪命。後來淩峰又導演了“叛妻門”,又通過三年對芷晴的關心照顧,得到了芷晴的好感並同意與之結婚。芷晴也覺著三年來這個男人一直對自己這麼好,還不能證明嗎?


這個故事裡的兩個女人幾乎都發出了同樣的反問,這麼多年還不能證明嗎?事實卻告訴你這是“多麼痛的領悟”,你看到的不是全部,也不是真實,不禁要問“人怎麼會這樣呢?”這個故事對人性的刻畫讓我印象深刻。


這樣的故事不僅僅會發生在電視劇裡,在我們身邊也有很多。 


我們常常會遇到一類言談舉止難以理解的人,這種人我們統稱為“奇葩”。


對於這種人,我們的感受最多的是無法理解——這個人怎麼這樣?有趣的是,這種奇葩的表現並非因為無知或者愚蠢,很多做出匪夷所思行為的人智商很高,並且受到過非常高等的教育。


人是不可变的


内容节选

為什麼說人是不可變的?


至此,我們就要開始討論前面提出的一連串問題中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 為什麼說人是不可變的?或者說如何來證明人是不可變的?


我們同樣從一個故事開始談起:




一位姓董的書生十年寒窗,在身邊親戚和鄰居的無私幫助下終於艱難的考中功名,回鄉當了縣令,這個書生成為縣令之後並沒有成為清廉的好官,但是這位曾經的董書生,如今的董縣令沒有辜負自己的姓氏,非常懂得感恩,為了報答這些幫助過自己的親戚和鄰居,為官貪墨所得大多都給了他們。


寥寥數年之內,這些親戚鄰居全都飛上枝頭,成了高門大戶,風光無二。


可是好景不長,有一年,朝廷忽然派人來縣裡查庫銀,可縣裡的庫銀早就被董縣令貪墨一空,又大多進了這些親戚鄰居的家裡。


這可愁壞了董縣令,他用盡一切辦法,散盡家私終於把庫銀的缺口填上大半,但是還差最後一千兩實在是沒有辦法弄到,於是董縣令親自上門向這些已經變成高門大戶的親戚鄰居家去借錢,結果這幾家親戚朋友竟然全都推諉搪塞,不肯借給他一千兩銀子,後來乾脆閉門不見——他們害怕縣令下馬,這一千兩銀子一去不返。


縣令很不解,十年前一貧如洗時這些親戚朋友為了送他上京趕考可以賣掉家裡最後一頭牛,如今這些人家財萬貫,卻不肯花一千兩銀子救他的命。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認為縣令的親戚和朋友正應了那一句“人心易變”,曾經淳樸忠厚,如今奸詐貪婪,曾經是人性本善,現在變的人性本惡。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事情的底層邏輯,造成這些人前後不一的根本原因,真的是“人心易變”嗎?


故事還沒結束,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正當董縣令湊不到庫銀絕望之時,一位商人上門求見,原來這位商人得知了董縣令的困境,特奉上紋銀一千兩助他渡過難關。董縣令拜謝不已,商人還奉上一筆豐厚的財產幫助董縣令打通關節,完美的應付了朝廷的檢查,董縣令“政績優異”,前程似錦。


這時親戚朋友們紛紛上門祝賀,董縣令已經知道這些人的嘴臉,逐漸疏遠了他們,反而與雪中送炭的商人成為好友,並且建立了類似于合作夥伴的關係,在縣令的幫助下,商人獲得了遠遠超過投資的回報。


有一天在酒桌上,酒酣耳熱之後,董縣令悄悄問商人:“當年我落難時,於情我與那些親戚鄰居相交十餘年,給了他們無數錢財,於理你一個外人都能看出來花一千兩幫我渡過難關所能夠獲得的回報遠超付出。可是最後卻只有你肯幫我渡過難關,難道人心真的這麼難以揣摩嗎?”


商人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說道:“其實改變的不是人心,而是境遇。不管身上是麻衣還是錦緞,住的是草房還是大院,農民永遠是農民。”


改變的是境遇,不是人心,這些農民的本性從來沒有改變過,之所有前後差別巨大,是因為境遇改變了,一個曾經吝嗇的人忽然變得大方,不是因為他的本性變了,是因為他經濟上足夠的寬裕了,身價百萬的人是不會在意幾千幾百塊錢的,但是如果他只剩下幾萬元身家,那麼吝嗇的本性就會重新暴露出來,所以哪裡有什麼“人心易變”,只是境遇不同而已。


所有的改變都只是表像,商人的話道出了真理:“農民永遠是農民”,這裡的“農民”不是指的身份(畢竟高門大戶是不用種地的),而是指的“屬性”,這種農民的屬性有時又被稱為“小農意識”或者“小農思想”。


短視,貪婪,愚昧,一無所有時是風險的喜好者,有所身家時卻又是風險的厭惡者。這種心理在心理學上被稱之為“韋伯法則”,在證券金融領域,莊家和主力們經常利用這一法則一次次地獲得暴利——有這種“屬性”的人,永遠不會只上一次當,就好像司馬懿在中過空城計之後依舊多疑一樣,人是不可變的,所謂的不變就是這種“屬性”不會變。所以人是不會變的,一個人的屬性決定了他本來就是那個樣子,很多時候你覺得他變了其實是因為你沒看懂。這篇故事中的董縣令就是因為沒看懂,所以才會有疑惑,才會認為人心變化太快,不可捉摸,而商人則看清了這些親戚朋友們“農民”的屬性,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前後不一,所以討論變與不變的話題,看懂才是前提。


更多故事

请关注《人是不可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