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花开花落缘起缘灭

Dear Friend 

“ 跟去年说再见 / 转眼又是冬天 / 才一年 /  

看着世界变迁 / 有种沧海桑田 / 

无常的感觉……”

我们生在客观世界

活在主观世界


我们从没想过会这么久不需要见面,像两个在对方生命中都可有可无的人。


——《闪亮的日子》


长时间以来日子都过得不悲不喜,没有什么值得开怀大笑的事,也没发生任何撕心裂肺的事,心情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涟漪。


——《Dear friend》


她不喜欢车站和机场,因为在她的生命里,这似乎总是意味着离别。她跟很多人在车站或机场互相告别过并相约着下一次相见,但很多时候,那些告别都成了和对方见的最后一面,相忘于江湖比相互怀念更轻松。


——《飞鸟与鱼》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花开花落缘起缘灭》,本书已由华龄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01

作者简介


西雅:90后,爱猫,爱音乐,爱文字,爱自由。


微博:@西雅-Sia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花开花落缘起缘灭》→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02


如果你用心去看这本书里面文章的标题,你会发现所有文章的标题都是一首歌的名字。这些标题也许跟内容有关,也许无关,我只是把自己喜欢的一些歌都尽量用上而已。这些歌都不是当下大热的歌,有些甚至非常冷门,在音乐软件上都不一定能搜得到。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每篇文章都是以歌名作为标题,为什么不把书名改成“一首歌一个故事”?这样更能与这些标题互相呼应。我想过的,但最后还是用了“花开花落缘起缘灭”作为书名,因为这是很久以前我想出书时想到的第一个书名,至今我一直很喜欢。


03

内文节选


许棋应该是陈夏爱过的最渣的一个男人吧。


那年她22岁,在认识他之前,她还是一个对爱情有着美好憧憬的正常姑娘。


那年冬天,陈夏去了那个遥远的城市上班。她性格有点慢热,很难一下子跟公司的人打成一片,大家看她总是一副清冷孤僻的样子,也不怎么主动找她说话。但有一个人从她上班伊始就一直对她照顾有加,这个人便是许棋。他加了她的微信之后,每天在微信上各种跟她自来熟,他帮她叫外卖,他以命令的口吻逼着她吃饭。


陈夏一开始觉得莫名其妙,虽然她知道跟同事之间联络感情是正常的,但他也不必表现得如此热情,这容易让她往别的方面想。


那也不能啊,她曾仔细打量过许棋,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虽然他长得还可以,个头也不矮,但是他太瘦了,行事作风像个孩子,她更喜欢稳重一些的男生。但也许是因为陈夏长时间缺乏关爱,她对这种“不怀好意”的关心竟莫名有些感动,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她按时吃饭,关心她的生活起居了。女人受不了男人的关心,而女人一旦接受了这种关心,在其他事情上就会不好意思拒绝。


俩人的关系发展得极为神速。陈夏就住在许棋楼上,他经常有事没事上来敲她的门,而且来的时候全身只穿一条大短裤。陈夏一开始觉得挺尴尬,这么厚脸皮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但后来看多了,她也就免疫了。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有一次晚上他从陈夏的房间离开后,给陈夏发了一条微信:“小样儿,我还是赶紧下来吧,看把你吓的。


陈夏不甘示弱,回了他一条信息:“有本事上来就别下去。”这句话后来成了她跟许棋发生关系的导火索。两分钟后,他穿着大短裤又上来了,并赖在她床上,死都不肯走。没发生事情是不可能的了,直到俩人躺下来聊天时,陈夏才知道许棋比自己整整大了九岁,可他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她突然觉得许棋长得真挺帅的,她对他有了一点点感觉。这应该算正式交往了吧,她想。在她的潜意识里,只有打算跟对方交往她才会做那件事,虽然那时候她刚上班还不到十天。


之后的那几天,许棋每天都上楼来找她,但在公司的时候,他总是刻意跟她保持距离,生怕别人看出他们有什么别的关系。陈夏没多想,觉得他可能是不想别人说三道四。


这时候的她已经开始有点依赖他。


可是热恋期还没过,许棋就开始冷落她。一个星期后,许棋连续好几天没上来找她,她有点儿想他。陈夏下去敲他的门,他还在睡觉。她走进他的房间坐到床上,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椅子上有一件女人的外套。陈夏有种不祥的预感,问他:“你屋里有女人?”他用被子蒙着头,含糊着说:“哪儿来的女人啊,你想多了。”“那椅子上的衣服哪儿来的?”“那是我前女友留下的,我跟她早就分手了,东西还留在我这里。”


陈夏信了,她说:“那你睡吧,我先上去了。”第二天,陈夏在楼上听到许棋房间里传来他跟女人吵架的声音。她愣了,原来他这几天真的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就在她楼下。


她发微信质问他,趁着那个女人出门的空当,许棋终于上来跟她解释。他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从深圳回来,我不让她到我这里来,她偏要来,说没地方住。”“那你就让她住下了?还这么明目张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陈夏觉得很委屈,她觉得自己分明是被人耍了。


许棋说:“她住一段时间就走,我欠她太多,不能丢下她不管。”陈夏后来知道,那个女人为他打过两次胎,身体一直不好。许棋一直在尽力弥补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他迁就她,任由她对自己撒泼,他觉得自己能还一点儿是一点儿。陈夏心里难过,但同时她又觉得那个女人确实为他付出很多,他对她好也是应该的。那就等他还完债吧,她可以等也可以忍。


许棋有时候会趁那个女人不在的时候上来找她。


那个女人回这个城市来上班,看样子是要住很久。陈夏每次想到他每天跟别的女人住在一起,心里就堵得慌。虽然他一再强调说他对她已经没有感情,她也经常听到他们在房间里争吵,但陈夏看得出来,他对她关怀备至、爱护有加,说只是为了还债,谁信?大家都是上晚班,许棋每天晚上下班都骑着自己那辆摩托车去那个女人的公司接她回来,风雨无阻。陈夏一个人走路回寝室,觉得心酸又孤独。有时候在回去的路上,刚好碰到许棋载着她回来,那个女人双手抱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背后,他们的样子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许棋也看到了陈夏,但他装作不认识她,骑着车从她身边飞奔而过,她觉得心很疼,回去后不停地掉眼泪。换作是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忍受这种屈辱的,她长得又不差,追她的男生从街头排到巷尾,她凭什么要在这里受气?然而许棋每次总有办法让她心甘情愿接受这种不平等条约,她总会在他的糖衣炮弹下选择屈服,她狠不下陈夏以为自己最大的威胁是许棋房间里的那个女人,她在等他和她闹掰,然后自己可以正大光明地和他在一起。但她还是把许棋想得太简单,也把爱情想得太简单。


月底的时候,部门去火锅城聚餐,所有人都来了,许棋没有到。陈夏当时和经理以及经理的老婆同台。在吃饭聊天的过程中,经理的老婆突然开口问许棋去哪儿了,今天怎么没看见他?经理说他回家看儿子了。当时他们都不知道陈夏和许棋的关系。


听到这里陈夏顿觉五雷轰顶,许棋有儿子了?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她?


未完待续......


飞鸟与鱼

“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什么

海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


曼珠第一次见到沙华是在马来西亚的一个酒吧里。那时候她利用旅游签证去了马来西亚的酒吧做驻唱歌手,工资不高,她有时候会去跟客人喝喝酒,挣点小费什么的。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坐在酒吧的吧台,她环顾四周,眼睛在四处搜寻适合自己的“猎物”。很快她便发现了舞台对面角落里的一桌客人,直觉告诉她,有戏,便起身走过去打了声招呼,选择在一个看得顺眼的男人旁边坐了下来。


这一桌只有三个人,都是男的,其中有两个戴眼镜,一个偏胖一个偏瘦,胖的这个戴着一顶鸭舌帽,一副中年油腻男人的样子,看起来应该很有钱。瘦的这个长相憨厚老实,脸上皮肤暗淡没有光泽,没什么钱的样子。而曼珠旁边这个男人,看着年纪不大,头发浓密,着装休闲,身材结实,气质沉稳,这个人便是沙华。


他们在玩着曼珠看不懂的扑克牌游戏。沙华偏过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她,继而又转过去继续玩牌,他似乎对她不感兴趣。她也知道自己当天的打扮确实不够惊艳,她长相甜美,黑色长裙不适合她。曼珠无视沙华的冷漠,她脸皮厚啊,她得想办法让“猎物”掉进自己的陷阱里,这才是重点。


几杯酒下肚后,她硬着头皮要沙华教她玩他们正在玩的扑克牌。沙华虽然一脸高冷,但还是愿意给她讲解游戏规则。曼珠暗暗自喜,“猎物”开始上钩了。这个游戏其实很简单,只要会斗地主基本上也就掌握了九成。难度系数对于每到吃饭时间就拿起手机打开“欢乐斗地主”的她来说就像“1+1=2”,她很快就融入到了他们当中。


那天曼珠喝了很多酒,同桌的人似乎也都喝多了。但别人的喝多最多只是有点兴奋、有点晕眩,她的喝多就是喝到狂吐,全身无力站不起来的那种。她不记得沙华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她只记得自己在酒吧的厕所里吐了好久,等神志清醒后才摇摇晃晃走回公寓,妆都没卸,倒头就睡。


哦,对了,小费她赚到了,沙华给了她三百元钱,酒没白喝。


和沙华的第二次见面就在两天后,还是在同一间酒吧,同一个位置,同样的三个人。


一回生二回熟,曼珠见到他们很自然地就走过去打了招呼,很明显她没有上次那样拘谨。趁着酒意她还主动跟沙华搭讪,她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做什么工作?住得远不远?”别误会,她问这些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她只是想让对方误以为她对他有意思,顺便提高自己的存在感,让他可以记得住她。


沙华没有正面回答这些问题,一心只顾着手里的牌,正眼都没有瞧她一下。他觉得这个女人挺烦人的,可是又不好意思赶她走,那就把她晾在一边让她随意吧。临走前,曼珠提出加沙华的微信,沙华不情愿地把手机掏出来打开了二维码。她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三个是酒吧的常客,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来一两次,每次来都是三个人一起,都是坐同一个位置,酒吧里的人称他们为“三剑客”。


互加了微信后,她有时候会以维系客人的心态向沙华问候,但他通常大半天才回复或者干脆不回。每次见面她都质问他为什么不回信息,他只说自己不经常用微信便搪塞过去。好吧,这个理由勉强能接受,马来西亚确实有很多人不使用微信,他们习惯用另外一种类似微信的聊天软件。


第N次见面之后,沙华开始留意起他身边这个女人。曼珠其实长得很漂亮,虽不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很惊艳的人,但是越看越好看,笑起来也很甜,他开始对她有了改观。


沙华喜欢看她喝酒喝到半醉的样子,脸颊绯红,不知道是腮红打太多还是喝酒喝的。她经常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拉着沙华的胳膊要跟他干杯,迷离的双眼里一闪一闪的像是有许多星星,看得他有点儿莫名地心动。


有一次沙华在酒吧待到曼珠快下班,他问她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消夜,那是他第一次请她出去吃东西。她不太想去,但想到这些天他对她的捧场,又不好意思拒绝,那便去吧。她说吃完消夜你得送我回来,他说好。


吃了什么她已经不太记得了,两个人都喝了酒,这顿消夜吃得也是匆匆忙忙,她觉得自己还没吃饱就被他催上了车。车开了一会儿,她发现周围没有熟悉的建筑,也没多想;可能是抄近路,她是路痴,认路她不在行。但很快她就觉得不对劲,车子眼看就要开进一个地下停车场,而她住的地方没有地下停车场。


未完待续......


更多故事

请关注《花开花落缘起缘灭》



扫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