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赤樱

人生中有许多十字路口,无论当时选择哪一边,无所谓对错——只因我们都可能在任何一条路上成为更好的自己。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赤樱》,这世上本没有无缘无故的幸福,我们努力着才优秀着,所以我们值得。


本书已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赤樱》→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作者简介


影子

毕业于上海大学文学院社会学系,辅修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心理学,投身数据建模与分析十余年,现任某跨国公司媒体营销分析部门主管。


处女作小说《赤樱》集过往经历,似真似幻,描绘了作者在面临人生十字路口时做出的另一种选择及由此展开的另一种人生。


枫,绯色,一月间光华;

樱,粉雪,一周间绚烂。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以第一人称女性视角铺叙而成的小说,细腻描绘了女主人公由豆蔻年华蜕变成人妻、人母的心路历程:这是对未开始便结束的初恋的疑惑与不解,面对家庭与事业做出选择的心有不甘,苛求自己成为一名完美母亲的窒息之感,重获爱恋后的踌躇不前,直至最后通过亲情、友情、爱情与梦想重塑自我的过程。


在恢复单身后的一次散心之旅中,女主人公程曦因温泉旅馆中蓝衣少年一句特别的话语而生出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于是决定回到高中时期创办的歌舞乐团,将这些灵感倾注于舞蹈与歌声中,集众人之力,打造一场名为“赤樱”的绚丽公演。她大胆地将公演门票寄给了蓝衣少年,期待着与蓝衣少年的再次重逢……



在和编辑陈先生聊到这本小说内容时,我笑称这是一本男性读者绝对不会看,也看不下去的小说,没想到这评价反倒激起了陈先生的好奇心,索性问我要了些内容试读。果不其然,陈先生看完后连连摇头,他说经不住我那排山倒海的比喻句,奚落道这不就是几个词便可表达的意思嘛,为什么要写那么多。这时,我反倒有一种先见之明的自豪感,却仍是不怀好意邀请他在我交稿那日试读这部小说,好让我猜猜他到底能坚持读到第几页。


他答应了。


这是一部我写给自己的小说,似是一场独白。小说中没有恶人,没有钩心斗角,甚至连一丝丑恶的思想都没有。每个人都心怀善意,满怀对生活的崇敬之情,坚韧不拔,负重前行,是一群燃烧生命也要追逐梦想的年轻人。这是我自己幻想中的生活——怀揣着所有过往岁月中遇见的美丽之人与美妙之物,又将记忆中那些被压抑的天性、错过的风景、失去的良机尽数灌注于主人公程曦身上,让她替我再活了一回。对程曦而言,音乐是她生活的第二种可能;对我而言,这本小说即是。

 

的确,我虽对琴棋书画、歌舞唱跳略有精通,但却未能像程曦这般,放下一切,倾其所有,实现这个艺术之梦。在漫漫人生路上,我虽也有过一瞬间的怦然心动,一刹那被某个人的一颦一笑所牵住,但也未能像程曦这般,勇敢踏出那一步,为那单纯而幼稚的心动去做些什么。我的生活中满是谆谆教诲,教导我成为一名好好学习、刻苦工作、相夫教子的女子,那些豆蔻年华时的梦想与懵懂在这所谓正常的人生轨迹下变得不值一提,慢慢地,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那鲜活的创造力因为一成不变的生活与工作而消失殆尽,直到有一天,即使我可以活得更自在、潇洒,我却已经没有了翱翔的能力。2019年8月,我与故事中的女主人公程曦一样,为了家庭离开自己的故乡去了另一个城市,我失去了引以为豪的工作,同时发现在新城市寻找工作困难重重。没有独立经济能力令自己终日惶恐,令我无法心安理得地去享受他人眼中的逍遥自在。程曦那些发生在台北的事情便是我那时的生活缩影,我因此终日郁郁寡欢,对于所爱之人更是失去了沟通的耐心,我唾弃这样的自己,不断寻找着自救方式。有那么一刻,当我自觉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时,我想起了那些埋藏于心、快要被遗忘的故事。写下这本书便是我的一种自我救赎,它支撑着我走过最为沮丧且昏暗的时期,笔头下那些连绵不绝的排比句是一次次激励自我的暗示,它营造了一场场梦境,叫人心驰神往,塑造了一个个角色令人难以忘怀,它带我走进了内心的乌托邦,感受着我与程曦的共鸣,程曦激励着我,我激励着程曦,我们患难与共,携手共进,共同走出了我们各自的困境。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人生中有许多十字路口,无论当时选择哪一边,无所谓对错——只因我们都可能在任何一条路上成为更好的自己。只是有些路并不好走,甚至是长满荆棘,在那里,你可能需要一些鼓励,甚至是一双温热的手,捧住你冰凉的心,护住你疲惫的躯体,喊你歇一歇,

牵你走一段,叫你不放弃。我希望这本小说可以带给读者朋友们,特别是女性朋友们这份在困境中一蹴而就的力量,哪怕这力量是如此微不足道。

 

这世上本没有无缘无故的幸福,我们努力着才优秀着,所以我们值得。

 

值得一提的是,书中许多场景与经历都取自我的真实生活,比如那家温泉旅店,那位蓝衣少年以及主人公的住店经历,或许我可以效仿程曦寄公演门票,等到这本书出版的那天,将它寄给这位少年,以表这东海之隔的感激之情。 

 

2019年12月31日凌晨,于台北


内容节选——她也倾心于他


晚饭后,夜唯在群里冒了个泡,说是已经在社交主页上发布了“公演决定”公告,反响还不错,至少那些一直陪伴我们成长的拥护者都兴奋极了,翘首以待我们放出更多的资讯。夜唯还说,她有一档品书赏乐的午夜广播节目,收听率一直很稳定,接下来会有意无意打下小广告,希望可以为乐团招揽到一批想要探寻自己究竟是哪般模样的忠实听众。


是的,夜唯就是我口中那个“令人求而不得见的神秘深夜电台女主播”。夜唯的领导总希望她能走出播音室,与听众多一些台前互动,但都被她委婉拒绝了,套用她领导的话,那真是白瞎了她这副貌美动人的皮囊。夜唯虽然动静皆宜,但她喜静,然而没想到“不愿揭开庐山真面目”却是引发了一群节目听众的手绘潮。夜唯曾经与我们分享过一些听众脑海中有关自己样貌的绘图,还真有几张描摹得极为神似。


周日午夜十一点,出于对“小广告”的好奇心,我打开了广播。此时电台正在播放一首悲伤的弦乐四重奏,夜唯那磁性的声音在音符中流淌:


书籍/  赤樱

在南半球有一种鸟,它的歌声比世界上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美好动听,但是它只有找到一种荆棘树,落在长满荆棘的树枝上,让荆棘刺进自己的肉体,才能歌唱……


不久,荆棘鸟的血流尽了,一曲美妙的歌声也戛然而止……


所有听到歌声的人和鸟儿都在向荆棘鸟致最后的敬意,因为大家都知道,最美好的东西,只有用深痛巨创才能换取。


“当我还在念高中时,就被这段描述荆棘鸟的摘要所吸引,便买下了这本书。我花了一天时间废寝忘食看完了它,又花了一天时间细细再看了一遍。虽然这可能并不是大家眼中可称之为世界名著的作品,但却是让我流着泪念完的书,至今唯一一本令我放声大哭的书。我无数次被主人公梅吉与神父拉尔夫的爱情所感染,为他们偷食禁果而雀跃,为穿插了整整半个世纪的隐忍之情而扼腕,直至拉尔夫悲痛地死在了梅吉的怀中,我的心仿佛也就此死去。今晚,我选了一些弦乐四重奏,来祭奠这份相爱却无法相守的情感,愿你我寻得有情人,愿做比翼鸟,不做那荆棘鸟。曲子过后,告诉我,你对这些角色的感悟。”


当时夜唯就是想随心做一档节目,将她自己看过的那些难以忘怀的小说用喜爱的音乐诠释出来。电台节目直播时,可以接听听众电话,聆听他们对于小说角色的感悟,有时说着说着竟也会说起彼此生活中与角色相似的经历。夜唯本以为这档没什么趣味的深夜节目不久就会下线,可没想到在深夜愿意拨入电话畅谈书籍的听众数不胜数,这档节目就这样意外成了她在电台的主打节目。“接下来,我们接听第一位听众,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听众来电。”


“晚上好,神秘先生。”


“晚上好,夜唯小姐。”


这个声音……晏宸。虽然晏宸故意将声线压低,但毫无疑问就


是他。


“……请问您有什么要与大家分享的吗?”


广播那头也是停顿了许久。夜唯应该也发现了那就是晏宸的声音。


“整本书都在传达一种‘明知不可为却为之’的价值观,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相爱却无法相守。梅吉还草率地将自己托付给了一个粗鄙男人,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像拉尔夫,天真地以为有了孩子便能共度余生。她那充满无限可能的人生就在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男人时戛然而止。人只有在成为更好的自己时,才能遇到更好的他,妥协并不是唯一办法。而拉尔夫,禁忌与诱惑共存一身,终是失守于情感的最后一道防线,虽然表面光鲜亮丽,却在纠结与悲伤中度过一生,可能是文化不同,时代不同,我很难沉浸在这种执着与隐忍的情感之中。”


笑话,晏宸你那冠冕堂皇的谎话。难道如今高傲自信的你不是生活在对夜唯的执念与隐忍之中?


晏宸还没等夜唯说话,自己便挂断了电话。他像是一个讨要玩具汽车的小男孩,知道妈妈不给买,所以一个人站在橱窗外劝说自己,告诉自己那辆小汽车其实没那么好。而夜唯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忙音时,并没有惊讶,她的语调依旧温和,赞了这位挂断电话的神秘先生,想必也是一位性情中人。



“现实中,好多人最后都会变成梅吉,明明心念着一个人,却与另一个人结婚,共度余生。我虽感动于书中那任由时光蹉跎,我心依旧的执念,却又为那隐忍而感唏嘘。爱或不爱,哪怕只是谎言,若我们能开诚布公一次,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原来,她也倾心于他。


这时我瞥见了散落在书桌上的公演谱子,是第一篇章的一首金银雾光中少女们的憧憬之谣,一段在漫天飞雪下的双人相守之舞,以及一曲天各一方的爱情挽歌。那仿佛是描绘了《荆棘鸟》的爱情,隐射了夜唯与晏宸的牵绊,也饱含了我对蓝衣少年那无法言喻的思念。



后记——致程曦


程曦,


初次见你,你盛装站在舞台正中央,像一只被精心打扮的玩偶,梳着简单的发髻,一抹红唇,一身纯白银丝唐衣,面无表情地吟诵,踩着枫叶走向延展台,下袭拖尾,优雅极了。那时,你就站在我眼前,声音却似遥不可及,空灵动人。乐声中,你挥舞手中桧扇,唐衣不紧不慢随着你舞起的身姿摆动。直至你褪去唐衣,落下一身绯色之绔,开始向回跑,你那回眸一瞥与我的视线相撞,你向远方那浅浅一笑从此便牵住了我。


我从未想过如木偶般歌唱也能如此感人肺腑、击中人心。自那一刻,我像着了魔般,便再也忘不了你。我从上海追到了神户,一遍又一遍看着《赤樱》,无时无刻寻找你在舞台上的身影,想方设法去了解你,去接近你,那是我不由自主的潜意识,有时我也觉得奇怪。


我不是没犹豫过,突然间的成名使我内心迅速膨胀,便认为我麒云要么一生潇洒,要么美人相依,何苦执着于一个曾被爱情背叛过,心里又藏着另一个人的女人。我逼迫着自己看淡你,逼迫着自己忘记那一晚,逼迫着自己说服自己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逼迫着自己相信你就是一个浪荡不羁的女人。那一天我去上海试音,我不停告诉自己,我与你,就当完成这份合作便好。那段时间,我活在矛盾之中——想要接近你,却又抗拒你。我一度抑郁于自认为正确的决定中,而当自己松开了那条世俗的枷锁,我便如释重负,不再彷徨。


程曦,我骗不了自己。我曾倾心于你小心翼翼把持方向盘开在盘山公路上的专注,倾心于你在庄园音乐厅中旋转舞动的浪漫,倾心于你躺在欧式沙发上小憩时那岁月静好的模样,也倾心于你在众人前高谈《无声之夜》时的自信光芒。我爱上了你对事业追求的极致,也爱你作为母亲的坚韧不拔与尽心尽力。突然有一天,我终于想通,我爱的是现在的你,你为事业、友情、亲情所付出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应感谢你的过去,是那些人、那些事练就了现在的你。于你,我一直坚持着,只因我坚信你就如同当初的我一般,也曾走不出这“想接近又抗拒”的困境;只因我坚信某一天你愿意跳出困境正视自己,我在你眼中不应只是一粒尘埃。


程曦,我不该在大阪那晚,应了你,跟着你上楼。为此,之后的我们兜兜转转,始终找不到一个正确的相处方式。我懊恼至极,在音乐鉴赏会时突然握住你的手,在工作室时突然吻住你的唇,就连我自己都感到羞愧万分。那时,我们的身体很近,心却很远,这让我不知所措。


程曦,在那个秋冬,我前前后后来了上海五次,你却不知。每次你都将自己紧锁于房,专注于《无声之夜》,令我求而不见,却又愈发想见。


我庆幸允儿喜欢我。还记得这个小家伙与我第一次见面时斜视我的小模样,这让我担心极了,生怕她讨厌我。第二次见面时,她拿着铅笔在我的谱子上乱画,直到我将她抱于怀中练歌,她才安静了下来。自此以后,她便有了这样的习惯。也因为有她,我觉得我与你之间,却是近了些。


我庆幸你能出现在鼓浪屿码头。你可知,那天一早我便“全副武装”蹲在码头,就像一个“变态跟踪狂”,计划在那里守一个早上,只为与你一次偶遇。是你让我变成了一个不经事的男孩,做着不求回报的事,为你喜而喜,为你愁而愁,连我都快认不出自己。你可能还不知道,幼稚的我特意邀越然来工作室是为了要激你。当自己下楼时看到吧台边愁云不展刷着手机的你,以及身旁正襟危坐认真往嘴里塞草莓的允儿,你们俩周围仿佛阴霾笼罩,但我却开心极了。之后你在鼓浪屿开口问了我,更是令我欣喜若狂。原来我也可以让你心中起涟漪,原来你是在意的。


程曦,我不该在《无声之夜》落幕之夜,就这么自以为是地离开工作室。我在这天大的误会下度过了漫长的大半年。在那半年里,我拼命地工作,更高频率更新着我的社交页面,甚至开启了漫无目的的聊天直播,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忙碌到忘记你,而仅仅是希望你能看到我,不要将我轻易忘记。有时,我怨极了你,怨你轻易将我的孤傲与自信肢解,怨你选择的是那个人而不是我,怨你当时没有拦下我解释,怨你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怨你不愿意相信我的真心,怨你明明动心于我却不自知,怨你就这样弃我于不顾。


大年初一那天,弭鹿告诉我你不会参加婚礼,那天你会去奈良。那期待已久的重逢落空后,我便想方设法找出你到底会住在奈良哪里,因为我想见你,该死的自己还是想见你,该死的自己只能靠这种偶遇的烂把戏,才敢去见你。为此,我注册了小号,混入了乐团粉丝群,知道了你会下榻的旅店,我窃喜着自己的小算盘,哪怕我深知可能遇到的会是你与他。


直至弭鹿结婚前一晚,终是憋不住告诉我《无声之夜》那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我庆幸的是,不论弭鹿说与不说,我都会在那里等你。


程曦,对不起。我没能坚持到最后那一夜,我没能再给你一次坚定的眼神,告诉你,我爱你,我爱的就是现在的你。还好这奈良的樱花又将你带回我身边,我们又兜兜转转了大半年,还好你还在原地等我。


更多故事,请关注【赤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