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离地半尺



离地半尺







❉一朝为军人,一生都有军魂相守❉


❉❉❉

NO.1

作者简介

❉❉❉


常元生,擅长即兴创作,笔触细腻、语言幽默是其写作的特点。


其事业生涯中的多数时间投放在与语言研究及教学相关的工作上。


1996年至2011年一直在美国学习、工作。超过15年在美国生活、工作的经历让常元生对中西方文化有着较深入的比对观察和领悟。


在美国期间,常元生还凭借其植根于东方文化沃土这一背景的优势,率领他的语言研究团队以全新的角度发掘、剖析语言的内在规律,为来自中国的移民快速突破语言的障碍,从而进入美国社会起到了助推作用,深受华侨界朋友们的喜爱。



❉❉❉

NO.2

正文节选

❉❉❉


尽职的近身保镖


和氏璧矿业的代理女高管高梅婉女士平素对员工还是比较和善的。


这位游历于男人居多的商海中的女性,原本从事的行业又偏偏是机电设备经销以及安装工程。无论是在出入工程现场还是在接单洽谈的时候,高梅婉永远是那么精明干练又不失优雅。而她那豪爽的做事风格也时常被人忽略面对着的是一位女性了。对于这一点,高梅婉似乎也并不太在意,依然故我的那般豪气仍被她把持得十分得体。常年身着墨绿色夹克衫,看着永远是干净利落,人们却不知道她有同颜色同款式的衣服六套轮换着穿。再看她那两弯细细的秀眉好似在说话,衬托着略带妩媚的笑眼,正是它们在不时地提醒着和她交往的人们,这是一位漂亮的女性。多年来的勤勉和努力,让她自己的机电公司稳健发展,迄今已然跻身于潭仓地区的业内前三了。


尽管公司的经营和管理都步入了正轨,驾轻就熟的高女士也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开拓其他业务,比如依托机电工程而延伸的业务。然而对于目前在潭仓地区热门的开采矿物的行业,她自己却从未想过涉足其中,她深信隔行如隔山。虽然和氏璧矿业公司现在的法人和氏老夫妇有意传授经验,带她入行,高梅婉总是微笑的支应着“考虑考虑”就没有下文了。这次出面对和氏璧矿业全权管理,完全是受和氏老夫妇的恳切托付,代他们管理一段时间。她与和氏老夫妇的友情缘于她为和氏璧矿业公司提供的主要设备,良好的质量和十分到位的服务让彼此之间升华为互信和友谊了。



 缘分 




要说起“缘分”这东西有时真的很奇妙,它生就于无形间,却偏爱选择在那些说不清是哪方面相投抑或是“对路”的人们之间。但凡有了适宜的磁场,这“缘分”便会悄然筑巢,高梅婉与和氏老夫妇的缘分大抵就是这样的。




❉❉❉

山不碰头人聚首  

千里报恩与千里寻友


布介村的九岁小男孩阿明,奔跑在那片焦土和废墟上,只是为了能捡拾一些“战利品”,如果运气好,兴许能碰上压缩饼干之类的食物,他痴迷地想着,地上横亘的半截发黑的树桩把他绊了一下,踉跄中赫然看见了这名越南人民军叔叔阮文安,右臂肘以上被人结结实实地扎着绷带,下半截的胳膊就在血迹干涸的袖筒里悠荡着,完好的左手却死死地抓住那个中国制造的军用水壶,已经空无一滴水了。


“张其民!真的是他吗?”已经在十五年前移民到哥斯达黎加的阮文安手里拿着被译成英文的《职业搏击战术(2)》一书,久久凝视着插页上照片里的张其民。如今在哥斯达黎加已经拥有占地一千二百多亩庄园的阮文安,今天又打开保险柜把那个被他珍藏起来的铝制军用水壶拿出来,良久地端详着靠近壶嘴处的“张其民”三个刻字。早年在越南听他的华侨亲属们说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中国说法,这个破旧的中国军用水壶却显出它沉甸甸的分量来,在他看来当年那半壶水岂止是“滴水之恩”,分明就是人家中国军人舍命相送的涌泉啊!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

乌龙的跨省踪迹  “大蛇”呼之欲出 


只有几分钟剧烈烧脑般的处变应对,王政委便迅速用对讲机下达了新的战斗部署:由小冯的小组成员们身着便装驾车跟住大货车并随时报告方位,而防暴特勤组立即出动及时听命。砖红色重卡车刚刚过了收费站,又继续前行大约七公里,忽见前方封路,横在公路上的路障留下了一个仅够一辆车通行的缺口,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旁边,厢式封闭车厢的特勤车里全是荷枪实弹的警察。而那辆跟随在一条车龙后边徐缓行进的大货车正欲通过缺口的时候,突然路障被两边的警察向中间推死了,堵住了它的去路。


喊话声从警车的扬声器里传了出来:“车上全体人员双手举过头,立即下车,配合执法!”出奇的沉寂让每个人的心弦紧绷,没人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毕竟依靠远程监视还不能把车内的情形完全看清楚,包括嫌疑人的数量、武器的级别和破坏威力等。这样沉静的对峙就像用细绳在每个人的头上都悬了一块巨石,这种紧张难挨的情绪除了压迫着现场的每一个警员,此时内心压力最大的莫过王政委了。


以往的缉毒行动经历和遭遇到亡命徒拼死抵抗而导致了警员伤亡的情景一幕幕地快闪,无规则地在王政委的脑际映现,此时卡车内的悄然无声让他无比担忧。就在这针尖掷地都能清晰可辨的时候,局势出现了转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地看到,随着第五次清晰而严正的喊话声音落下,这辆重卡车两边的前门一先一后打开了,瘦小的司机先从驾驶侧的踏步上跳了下来,接着是副驾驶位置上的汉子,随后看到后排位置先出来的是一个皮肤黧黑、身材高大的男子,这人留着小胡子,马尾辫末梢泛着焦黄有点卷曲着,最终戴金丝边眼镜的陈嘉诚慢吞吞地出来了。这四个人立时被从两边冲上来的果敢的警员们迅速地羁押控制住了,接着四个嫌疑人顺利地被押解走了。另有警员们分别从两边登上驾驶舱,后厢板上的货柜门也被打开了,两名警察立刻冲上去搜索,随着警员小冯一起来的倪可也飞身进入了车厢。


倪可和小冯协助着十分虚弱的张少山从那辆卡车的封闭柜里出来并缓缓地下到地上。正要把他搀扶上停在旁边的医疗护理车时,高梅婉开着唐凯的那辆黑色陆地巡洋舰,从缓慢行进的车龙中见缝插针赶奔过来了。车还未来得及完全停好,激动万分的张其民已经冲下车来,快步过来把侄子搂在怀里……


❉❉❉

■ 

浪子回头

千金难抵

   ■



军魂相守



在几乎是被夷为平地的谅山,满目的焦土和残骸中,特种兵 5 排 6 班班长张其民为了寻找失踪的坦克手和天,不顾随时有哑弹爆炸的危险和弹坑周边还在散发着余热的炙烤,重点翻找那些新隆起的、下方似有可疑的覆盖物的新土,翻到他的十个指甲缝向外流血。又听说有个坦克兵被捆到布介村了,张其民两次化装冒险进村寻找……


光阴荏苒,二十年前那刻骨铭心的往昔经历,让两位从炮火呼啸的战场上活着走出来了,同是与死神邂逅又擦肩而过的战友今朝相见,分外感怀。这位如今已在东南亚商界叱咤风云的企业强人和天先生,竟然像孩子般的哭了起来。曾经被误解、蒙受被很多人在心目中把他划归为敌人的俘虏之屈辱的和天,可以说是真正为祖国战斗到了昏迷前的最后一秒钟!这潸然夺眶的泪水,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流泪。这汩汩而饱含热度的泪水流得痛快淋漓,是唯有生死之交的战友才能确切读懂的泪水!


1

END

1


更多内容,请关注【树上微出版】